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 这是我们的一次探店经历

外界最早知道猩便利,是因为它的办公室无人货架,或者猩便利称之为“无人值守便利架”。9月,伴随办公室无人货架玩家纷纷宣布融资,猩便利宣布获得光速中国、美团系超亿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这个团队的创始人来自原大众美团的吕广渝、司江华、日本罗森的晓村。

然而这家公司正在做的不只是无人货架,同时在做的还有便利店。上周,猩便利第一批8家门店在上海同时开业。

我去是猩便利位于长宁区贝多芬广场的一家门店,这里属于长宁区的商务中心,靠近中山公园地铁站,附近还有凯德龙之梦等商场,以及众多写字楼。

猩便利门店最大的特点在于,不设收银台,顾客在App端完成消费结账,而且还需要通过连接店内WiFi或者扫描二维码和门店关联,如果顾客不在门店打开App是无法点单的,可见猩便利还没有打算支持外卖。

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 这是我们的一次探店经历

很快下载完App并注册,我开始选购,有两种方式,扫码和在App里选。

对于要在窗口取餐的大部分鲜食类,最方便的方式是在App上直接点,出餐口的上方会显示你的订单状态,App上也会有提醒。

我选了一些通常在便利店吃的食物,西兰花,板栗鸡,米饭,包子,油条,茶叶蛋,几样关东煮,饮品选择很丰富,我选了一个其他便利店找不到的米浆。

个人感受,食物口味大部分也就是便利店的水准,包子比全家好吃一点点,关东煮没有7-11好吃,不过,米饭格外好吃。个人感到米浆很惊艳,食材诚意,而且很适合我这种不喜欢星巴克过甜口感的人,价格3块5。

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 这是我们的一次探店经历

对于自取类的商品,采用扫码支付的方式。由于门店空间更大,因此商品SKU比很多便利店更大。店里不仅会摆放一些高频消费的标准品牌,还摆放了一些网红商品,比如日本的白色恋人巧克力夹心薄饼,甚至还有各种海淘爆款护肤品。

大多数情况下,在便利店并不容易看到网红商品,原因在于便利店的货架资源极其稀缺,因此会摆放满足大众高频消费的那部分商品,“猩便利打通线上线下,可以更精准地接触到人群,可以更精准的追踪到需求,所以可以在品类上做创新。传统零售不敢这样做,原因在于定位不到人群。”猩便利的投资方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曾在接受界面创业采访的时候表示。

门店中看到显示musa nana品牌的商品,即是猩便利的自主品牌。“我们店里面60%是贴有猩便利logo的产品,这类产品是我们自己的工厂研发制造,S2C的方式。”司江华曾向记者介绍到。

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 这是我们的一次探店经历

将支付完全放到线上,减少了顾客排队买单的麻烦,以及也减掉收银员重复的收银工作量,但潜在问题在于防盗。

鲜食类商品线上下单,窗口取餐,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其他零售的商品,则需要顾客自觉扫码在线买单,带走商品,没有RFID标签,也没有采取图像识别。

我在店员面前测试性地拿了一袋饼干离店,并没有支付,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回到店里,店员们表示,他们相信顾客。

付完账单的时候,App会弹出消息提醒用户到门店住出入口扫码离开,以获得优惠券。

同时,在猩便利App上还设有一个刷脸领红包的入口,之后可以在门店主出入口的摄像头面前验证识别,激励措施是1块红包。

关于防盗问题,界面创业还没有得到猩便利管理层给出的信息,可以推测的是,目前猩便利可能采取的是摄像头监控,所以会通过面部识别和用户账号建立关联。而设置扫码离店的程序,我完全想不出这有什么用意。

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 这是我们的一次探店经历

有点让人意外的是,相比一般便利店通常2名员工的配置,这家门店的员工要多得多,尤其是在午餐的繁忙时段,我的目光可及的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员工,靠近门店的两个出入口至少有一名,备餐处也有多名,店内还有流动着的多名员工,不时向新顾客讲解操作方法。

“我们是智能自助便利店,但是不是无人便利店,”在界面创业记者之前对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司江华的采访时,他特别强调了这一点。即猩便利的便利店只是在支付环节采取了无人,而整个体验并不追求无人化。

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 这是我们的一次探店经历

除此之外,猩便利还设有一些共享租赁服务,猩便利称之为“猩享”,现在有充电宝、雨伞和图书可以借。

正在参加论坛活动的我手机刚好快没电,于是立马借了一个,不过需要开通会员,价格98元/年。

被共享单车押金思维定势的我最开始以为是押金,然而并不是,就是会员年费,不过我同时收到了差不多5张20块的优惠券。这个会员类似于全家,也有积分计划,看来也是用来提高用户忠诚度和粘性的。

借充电宝3天内免费,逾期5毛一天,不过目前还不太方便,要在同一家店归还。另外,归还时必须需要门店店员的帮助归档,再次看出目前在很多设计上,猩便利完全不在乎提供人的服务。

之所以设置“猩享”的功能区,在于猩便利的另一个野心,像星巴克一样的除了家、办公室之外的城市第三空间。“我们预想的场景是三五个年轻人在我们店里看书,喝咖啡,几杯啤酒在店门口谈笑一下午,我们不只是售卖商品的便利店,也是一个体验店,我们想打造的是一个城市社交的生活空间。”司江华说。

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 这是我们的一次探店经历

越来越多线下零售空间在注重体验和休闲生活方式引导,最新的盒马鲜生也如此。同样是做新零售,猩便利和盒马鲜生定位也是有差异的。

明显的地方是,盒马的线下门店类似于超市,而且偏向生鲜类商品,而且由线下导流到线上外卖。但猩便利则把自己称呼为便利店,提供加工过的鲜食,而不是生鲜,而且现在并未涉及外卖配送。

“盒马是辐射2-3公里的范围,而我们要打造的是即食消费平台,”司江华表示,“一个人一天从我们的店里面路过5次,或者每天路过5次,我们便利店有更强大的渗透度。猩便利对用户需求的感情,更像是你的家人、朋友、同事,每天都要见面的,而不是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的体验场景,我也带孩子去盒马看帝王蟹,但不是每天去,是不同的消费频次。”

除了长宁的这家店,猩便利的另外几家店分布在上海各区,其中大多在商业区的商城或者写字楼的沿街铺位。虽然还没有覆盖上海的核心商务区,比如静安寺-南京西路,淮海路,陆家嘴等并没有布局,可能是考虑到初期运营的成本问题。

这样的选址思路跟猩便利目前的定位有关,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司江华曾表示,“在我们店、架协同背后,我们真正想做的是面前更多通勤需求的便利蜂窝。”即猩便利的办公室货架和便利店是协同布局的,而且首先面向的客户是办公室人群。

我们看到了各种新零售形态,有盒马鲜生这样的线上线下联通,有众多无人货架这种把店放到用户面前,也有缤果盒子、F5未来商店这种无人零售便利店,还有Amazon正在测试中的Amazon Go,以及,自动售卖机也在这个范畴之内。他们在技术上可能采用物联网,可能采用图像识别,他们可能采取无人化的方案,也可能只是减少支付麻烦,反而提供更多服务。

但新零售并不是一种形态,就像线下零售本身也是多个层次的,有购物中心,有大卖场,有小超市,也有便利店,他们有不同的SKU和辐射范围。虽然在电商的冲击下,他们的形态也在发生变化。

而猩便利要做的便利蜂窝即是一个多层次零售业态系统,办公室无人货架可以将触角放得离用户更近,虽然要牺牲一点SKU,而便利店则可以SKU多一点,尽管布点更远,而二者又可以在物流上协调。而且未来,猩便利要做的,可能还不只这两种形态。

“我们的门店有零售有体验还有仓库的功能,我们是在做架吗?是做店吗?我们把这些业态连在一起看,我们是店架协同,未来还有3、4个业态形成配合,这是我们的便利蜂窝。当多者产生协同的时候,成本会极速下降,点位和密度是提高效率的。”司江华说。

10月23日,猩便利方面对外宣布,已完成对51零食的全资收购,这也是办公室无人值守货架领域的首宗收购案。根据猩便利的数据,从6月1日创立到10月,猩便利在上海开了8家便利店,还有4家店在装修,而无人便利架已经遍布了100万个触点,扩展到全国的15个城市。

——————————

关注「界面创业」公众号 阅读有价值和有意思的创业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