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创业:无人货架大排队 没有后手成炮灰

讲创业:无人货架大排队 没有后手成炮灰

——本期内容导读——

如果一定要把这一项目归类于互联网创业类中,那它则一个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介入改造的案例,它所存在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对于这一模式探索的尝试与检验

——以下正文详情——

朋友提醒刚刚去关心一下无人货架的发展,说它极有可能成为、又或者已经开始成为下一波风投创业的热点了。网上搜了一下这个关键词,至少觉得在科技圈的舆论场里的确很热,大量以此为核心的新兴品牌不断杀入据称是“极具发展与占领战略意义的写字楼内市场”,更以外卖大鳄“饿了么”的跟进杀入象征着进入了投资关注的高峰点;

但是,不论“业界专家”如何鼓吹无人货架的卖点、痛点或是闪光点,一个显著的事实却不容改变,它在应用场景、覆盖人群、商业形态与变现手段上,却早已经推行好多年的无人售货机,并无二样,而细究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无非是前者比后者省去了专门用于规范陈列、防盗防失、精确结算方面的科技手段投入——因为所谓的无人货架本身就是一个毫无科技含量的木头架子;

换句话说,无人货架的这个特点,恰恰就是解决之前无人售货机在市场推广中的关键性痛点——机器的生产成本以及日常维护成本过高,而无人货架的解决方案居然就是彻底地抛弃这些技术投入,转而把这一商业项目的成功希望寄托于人性的自律上,如果一定要把这一项目归类于互联网创业类中,那它则一个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介入改造的案例,它所存在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对于这一模式探索的尝试与检验!

而事实上,无人货架所想探索或是检验的一种新型商业模式,毫无疑问地是一场极具高失败率的风险尝试,毕竟,人性,依旧是现代社会最难以预估的成本。即使是某些品牌货柜宣称自己能在首月实现零丢失率,但它也没有底气保证在之后的第二、第三个月、甚至是在仅仅之后的第二、第三天还能保持住!

联想到不久前在全国各大城市被刻意策划出的“街头硬币实验”,你可以把它视为一种对于良好社会风气与公众素质的呼唤,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刻意引导包装之后的形象宣传,但是你几乎无法改变这一实验项目背后脆弱且不堪一击的保护:

所有的硬币实验投放地点,都是精心挑选之后的大人流量、高关注度的闹市区,背后实际还辅以有人进行良好行为引导,而几乎每一个地方的实验都是浅尝辄止,立即以通稿复制的形式进行舆论宣传,大肆宣传本地是一个“有爱”的城市,大家都是一群“自律”的良好公民。因为所有的人内心都清楚,一旦时长一长、一旦地点略偏、一旦出现了第一例恶意拿取行为而没受到制约的话,人性实验立即崩塌,即为“破窗效应”;

在无人货架项目上,投资者也几乎专注于投放于写字楼公司内部,它们所瞄准的无非是相互熟悉、相对封闭、中高收入、良好教育、在意网络舆论……这些元素混合的最大价值无非还是对无人货架上的货物安全的极度不自信。而即使是这样元素都能够齐全,其实它们也无法保证人性道德的长期自律;

可以想像,任意一个公司内,只要能有第一个人没有扫码拿了货物后,并没有受到周围人的鄙视或指责,破窗效应立即呈现。这与公司大小无关,也与职业属性无关。阿里不还是出现了写脚本抢内部月饼的工程师么?关键就在于他们在做这件事时,怀着的是孔乙已式的“窃书不算偷”的逻辑而已;

那么有人就会质问刚刚了,既然无人货架有如此致命的弊端,为何却有那么多的资金甚至于巨头大鳄杀入这一市场呢?因为它们的尝试无非是在对赌两点:

一是ofo式的市场快速占有理论。事实已经证明,高造价的无人售货机的推广阻力与资金压力制约了既有品牌的扩张速度。而后来者要想取代与更高速地进占,一定要找到成本更低的方式。这就像是ofo在早期,内心非常清楚老式机械密码锁根本无法制止用户的占便宜心理,但它就是用了“成本换取时长”的策略,用2、3块钱的锁以最短时长完成市场份额的占领,再通过新锁的陆续更换,重新消化之前的弊端。事实上,ofo最终还是更换电子密码锁,也从侧面证明了寄希望于人性自律的商业模式是根本行不通的;

所以,刚刚大担判断,全力投入无人货柜的真正投资者,一定留有对无人货柜进行封闭化、电子化改造的后手。它的市场策略无非是拼着早期的一定损失,以最快速度占据写字楼室内市场,以低成本与高速度先把过去的电子无人售货机挤死,然后再通过新一轮电子改造,把这一轮同行的弱小同行淘汰!

二是利用互联网思维对于社会舆论场的一定正向影响力。事实上,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无人货架,大家已经被投资者成功地引向了公众道德检测与自律呼吁的绑架台上。像每一个货架投放后的公司、每一个共享单车覆盖的城市,管理者或多或少总有一些道德创优的心理驱动力。而一旦出现少数破窗效应的开端,也的确能有一定的可能,通过网络舆论的制造与共同谴责,可以起到一定的制约与止损的效果;

只是,要能做到这样的舆论引导,摩拜可以、ofo可以、饿了么也较有把握,而可能只是从亲友熟人那里所找来几十万、几百万天使投资的普通创业者你们,能否拥有这样的后手吗?

再者来说,对于这一行业的那些主导者来说,即使是最终还是未能成功,无非只是完成了这样的一场测试,证明了,在眼下的中国社会,还不能具备开启这样的商业模式,而这一结果对于他们接下来转战其它领域、其它模式也是获益非浅。只是可惜了跟风的创业者,成功了会是被并购的炮灰,失败了会是被遗忘的炮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