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一只鸟(外两首)

何真宗

一只鸟 在窗外叫着

像在叫一个异性的名字

我知道它叫了很久

应和它的

只是它自己的回声

直到有一天我搬出暂住了几年的出租屋

它还在叫着

在一个有钱人家的鸟笼里

我不知它还叫多久

反正我走出了货架一样的高楼

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土鸡

五谷杂粮喂养大的土鸡

在城市酒楼里的鸡笼里

掩饰不住进城的喜悦

说着土里土气的乡音

一些土鸡 带着梦离开了鸡笼

还剩下一些土鸡

没有了同伴的回音

孤独中盈满了乡愁

这时一个说着乡音的老板走过来

土鸡兴奋得用土得掉渣的乡音与他相认

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说着乡音的老板

果断的转身对写菜单的小姐说

再来一个板栗炖土鸡

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没有城市户口的蛙

楼群 喑哑在夜色里

街道 迷失在霓虹灯中

插入高楼钢筋水泥路的水塘

蛙声瑟瑟回响

是乡愁唱响的夜晚

孤独的寂寞的叹息的沉重

蛙鸣 一声又一声

一声又一声不尽的酸楚

遥远的乡村 挂满了

它们的梦

这些没有城市户口的蛙

谁能负载它们的苦痛

夜色来临 蛙鸣声响

常使一颗心瑟缩

如冬日挂在枝头的残叶

总坠着晶莹的泪

每一滴都是沉重

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备注:诗歌《一只鸟》《土鸡》《没有城市户口的蛙》原载《作品》杂志和《边疆文学》杂志,其中,《土鸡》被《杂文选刊》选载,《没有城市户口的蛙》入选中国作家协会《诗刊》主编的《2006中国年度诗歌》,2007年1月,由漓江出版社出版。)

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作家简介】

赖廷阶,国家一级美术师,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策划委员会委员。著有诗集、散文集、小说、报告文学、诗论集、艺术评论等文学作品30余部。2010年8月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曾获《诗歌月刊》“最具潜力诗人”奖、《诗选刊》2015年度中国杰出诗人奖、《诗潮》2015年度中国优秀诗人奖、第三届《山东诗人》杰出诗人奖、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最佳创作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希腊国家作家艺术家协会“NIKOYKAZANTZAKH”诗歌奖章。

爱是故乡与城市的梦想

赖廷阶

何真宗是写打工题材文学作品较早的打工诗人之一,曾被《工人日报》誉为“中国打工文学领军人物之传奇诗人”。他早期的“打工诗歌”引起过很广泛的关注,在社会上的影响力甚至深入到了人们的生活之中。一般的诗歌很少影响到人们的现实生活,做到这一点,在当下浮躁与世俗的年代,实为可贵。诗歌关注民生,写民生,而又影响民生,是诗人的一种责任与担当。一个诗人对现实的关注,也就是对正在进行的时代给予生命的生存与精神状态的关心。在诗集《我的城乡地理》中,诗人的高度社会责任感体现在写作的文本里面。

名家解读:何真宗诗歌经典《一只鸟》(外两首)

我们对何真宗的这些诗歌进行阅读的时候,会有一些感想——

诗集里有首题目叫《一只鸟》的诗歌,诗人这样写道:“一只鸟,在窗外叫着/像在叫一个异性的名字//我知道它叫了很久/应和它的/只是它自己的回声//直到有一天我搬出暂住了几年的出租屋/它还在叫着/在一个有钱人家的鸟笼里//我不知它还叫多久/反正我走出了货架一样的高楼”

我们看到这首诗歌里面写到的“一只鸟”,其实是对爱情的向往,因为在有钱人家高大上式的鸟笼里,实际上自由的爱情是空空荡荡的,失落抑郁的。而作为见证者的“我”,撤退了高楼的捆绑,其实撤退在城市,只是搬出来,也要搬进另外的楼里面生活,搬出来只是换了一个空间,而鸟儿对爱情的呼唤,可能是在鸟笼里呼唤而不能出来获得身心自由。

鸟在鸟笼里面,鸡在鸡笼里面。

诗集里,何真宗在另外一首诗歌《土鸡》中写道:“五谷杂粮喂养大的土鸡/在城市酒楼里的鸡笼里/掩饰不住进城的喜悦/说着土里土气的乡音//一些土鸡带着梦离开了鸡笼/还剩下一些土鸡/没有了同伴的回音/孤独中盈满了乡愁//这时一个说着乡音的老板走过来/土鸡兴奋得用土得掉渣的乡音与他相认//说着乡音的老板/果断的转身对写菜单的小姐说/再来一个板栗炖土鸡”

在诗人何真宗的这首诗歌里面,我们看到了一个戏剧性的场面,这首诗通过讲故事来说明一个现实生活的残酷,进城的鸡遇到自己的老乡的时候,反而被老乡杀掉后煮来吃了,这里暗示了人性的劣根性、残酷、利益与欲望,这是展示出来的要求审视与反思的。

在城市化的进程里面,很多农村能量与元素都进了城,对这些乡村力量对城市的建设进行支持,同时乡村力量寻求在城市实现圆梦,实现生命的圆满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矛盾所在,怎样解决这些矛盾,才能让城市乡村都双赢?这正是诗人何真宗进行的诗歌思考。

“楼群 喑哑在夜色里/街道 迷失在霓虹灯中/插入高楼钢筋水泥路的水塘/蛙声瑟瑟回响//是乡愁唱响的夜晚/孤独的寂寞的叹息的沉重/蛙鸣 一声又一声/一声又一声不尽的酸楚//遥远的乡村 挂满了/它们的梦/这些没有城市户口的蛙/谁能负载它们的苦痛//夜色来临 蛙鸣声响/常使一颗心瑟缩/如冬日挂在枝头的残叶/总坠着晶莹的泪/每一滴都是沉重!”

以上收入这本诗集里的诗歌叫《没有城市户口的蛙》,何真宗在这里写到了来自乡村的青蛙,在城市化进程里面来到城市面临的处境,青蛙作为游子的象征,背井离乡,自然对乡村怀念,而青蛙形象在城市也没有得到足够尊重。怎样解决这样的矛盾?好在我们的社会正在不断探讨来解决存在的问题。我们看到,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是,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既然时代在进步,那么,解决问题的希望也就更大。

在诗集《我的城乡地理》里,诗人何真宗喜欢用动物来象征人的命运,这是诗歌的一种写法,在《诗经》里面就有了这样的写法,这种写法,就描绘了生命受到的委屈,更让人从生命的角度去审视需要解决的诉求。

当然,这本诗集里面还有很多其他诗歌都是可圈可点的,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相信读者自己阅读了这些作品之后,会有自己更好的阅读感受。因为诗歌作品的阅读与感受,也是很私人化的一个东西,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不同读者读到的这些诗歌,会有自己的不同阅读感受。好的诗歌会给人带来思考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