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货架界上演抢坑罗生门:冒充对方员工搬冰箱,竞对货架躺尸门外

文|AI财经社 谭文琦

编辑|祝同

天津环球金融中心,两家无人货架赛道上的翘楚,在这里撕扯得皮开肉绽。

5月3日下午6点,小e微店发布公告称,发现每日优鲜天津员工“冒充小e微店”进入客户办公区域,拆卸并搬走小e货架和冰箱,已请警方介入,并宣称类似情况并非个案。

六个小时后,刚过0点,每日优鲜便利购方面发出回应称,4月24日,在与企业达成入驻协议后,小e并未及时撤走,应企业要求每日优鲜协助移至企业仓库,但因仓库空间不足,便暂未保管;经警察调解后,已达成和解。

小e微店和每日优鲜便利购都是办公室货架或者叫近场零售领域的头部玩家,前者早在2016年已进场,具有先发优势;后者由生鲜电商巨头每日优鲜孵化,流量充裕。

到底是光天化日入门薅对手的羊毛,还是受托保管,双方的公告演变成了一场罗生门。因为不能“得罪客户”,入驻企业的声音最为关键,却被双方“打码”或略过。

此次被卷入企业的一位员工告诉AI财经社,当时正处在15楼和16楼两家公司合并的关头,15楼公司员工全部搬到楼上来。合并之后用哪家的货架也成了问题,15楼原本使用每日优鲜便利购,16楼则与小e微店合作。

“楼上的小e商品总不上新,所以我们当天想让每日优鲜把货柜搬上来,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把楼上的小e货柜搬走了。”

物业部门透露,大件物品搬离大厦需要征得物业部门同意,由所在楼层楼管开具相关文件。每日优鲜方面出示的申请文件显示,4月24日14:30从15楼搬走一台冰箱和一个散货架,以上内容得到了物业方面的证实。

无人货架界上演抢坑罗生门:冒充对方员工搬冰箱,竞对货架躺尸门外



最终,“不知怎么的”,16楼的小e微店被拆了、躺着撤出天津环球金融中心的大门。

小e微店方面透露,4月25日早上被入驻企业告知设备已搬走,当天在每日优鲜天津办公室外的走廊上发现小e的冰箱和拆卸后的货架材料。

优质点位争夺战

被争抢的资源大多是优质而稀缺的。

一位从业者透露,按照行业通用数据,20-50人的中小企业客户居多,100人的企业属于优质资源,仅占20%。

办公室货架的销售严重依赖于所在空间的人数和购买力,同时办公室进驻门槛和替换成本都相对较高,这让优质点位的争夺到了锱铢必较的地步,因此贿赂后勤人员、地推私下交易频发。

不同于行业早期以量取胜的打法,小e微店的战术是聚焦于百人以上的封闭式办公场景,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不会为了绝对数值的增加去拓展没有意义的点位。”CEO荣光在一次采访中指出。小e方面强调,正是因为点位优质,才在竞争白热化的当下被对手觊觎。

上述合并企业的一位员工透露:“当时15楼的公司有六十多人,两家合并之后一共多少就不知道了。”

决战办公室

小e的“怨气”不止于此,类似的事情早前在上海、杭州、武汉、深圳、广州均有发现。五一节后我们又收到天津分公司类似事件的报告。”小e方面称。对此,每日优鲜方面以“没有证据”回应。

“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不知道怎么就吵起来了。”入驻企业员工感叹道。

即便是小小的误会,最终撕开了竞对两方的伪装,各自的软肋被公之于众,无人货架行业的剑拔弩张也因此展露无余。

因为创业门槛低,如同当时的共享单车一样,千军万马闯入办公室,但红红火火了一年后又仿佛已成为强弩之末,今年以来真真假假的丑闻相继爆出:“果小美资金链断裂”,“猩便利大范围裁员”,“豹便利全面停止铺货”,“便利蜂大规模撤店”,“GOGO小超停运”……

业内普遍认为,办公室货架本质是一门零售生意,抢坑大战之后,将朝着精细化运营和智能化设备的方向转型,打磨供应链,同时降低货损率,不过到现在为止,玩家们似乎还在泥淖中挣扎。

无人货架界上演抢坑罗生门:冒充对方员工搬冰箱,竞对货架躺尸门外



无人货架界上演抢坑罗生门:冒充对方员工搬冰箱,竞对货架躺尸门外



无人货架界上演抢坑罗生门:冒充对方员工搬冰箱,竞对货架躺尸门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