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都难以活命 无人货架这场游戏玩不下去了

年初,无人货架平台猩便利传出大面积裁员的消息。三个多月后,又一家无人货架平台陷入舆论危机,果小美“裁员”、“解散”的消息在匿名社交平台传播。尽管果小美官方否认了这一消息,但裁员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烧钱都难以活命 无人货架这场游戏玩不下去了

谈及裁员一事,果小美官方回应称,公司将进行战略转移,由重模式转向轻模式,并公布相关的业务进展与业务数据。然而,果小美的数据却禁不起推敲。

无人货架裁员:行业倒闭潮拉开序幕

为了平息公众的质疑,果小美公开了一些业务数据:“目前果小美终端货架数量近10万个,服务的企业超过8万家,全国覆盖59个城市,日均交易金额百万以上。”另据透露,转型后果小美将由“自营的重资产模式”,转变为“与第三方联合运营以及区域合伙人制的轻模式”。

只是,果小美的业务数据并不抢眼。从数据上来分析,10万个无人货架,日均交易额100万,每个货架交易额仅10块钱,这相当于每个货架每天交易量只有2单左右。从商业层面来说,每个无人货架每天只有2单,这没有任何商业价值。从果小美公开的业务数据上,我们能够看到无人货架行业的真实现状。

由于无人货架是放置在办公室,或者是小区内,每月需要向物业交纳一定的租金,再加上电费和其他运营费用,每个无人货架每天2单根本不可能盈利。年初身陷裁员门的猩便利,也是因为持续亏损只能收缩战线。事实上,目前国内大多数无人货架平台都是靠资本输血生存。与其他项目相比,无人货架门槛低,成本小,这才使得大量资本在2017年下半年涌入这个行业。

烧钱都难以活命 无人货架这场游戏玩不下去了

据Talkingdata的不完全统计,2017年,数十家无人货架公司的融资金额合计超过30亿人民币。另有数据称,去年的时候,两个月内有30个无人货架项目入局,18个项目获得融资。显然,无人货架行业融资的成功率还是比较高的。进入2018年后,猩便利、果小美等无人货架平台纷纷裁员自救,这或许是行业倒闭潮的序幕。

融资受阻:无人货架这场游戏玩不下去了

作为马云看好的商业模式,无人货架的现状确实很尴尬。从去年被资本追捧,到无人货架平台相继陷入裁员风波,半年多的时长,无人货架就成为资本的弃儿。那么,是什么让资本放弃了无人货架?

从猩便利、果小美和便利蜂这些无人货架平台的情况来看,过高的运营成本,是无人货架行业的最大硬伤。不可否认,无人货架的前期投资确实很小,一个货架的成本也就几千块钱。既便是智能型的无人货架,批量采购的成本也不过万。不容忽视的一点就是,无人货架后期的高昂运营成本,无形中成为一个负担。具体来说,无人货架的运营成本,不仅包括场地租赁费,还包括补货的人力成本。据了解,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无人货架进驻办公区,最初每月费用只有300元场地租金,后来多家平台互相竞争,场地租金也一路攀升到800元以上。

烧钱都难以活命 无人货架这场游戏玩不下去了

由于很多无人货架都是自营模式,每个办公区的货架都要配备补货人员。按照行业标准,一名补货人员的工资在1万元左右,折合每个货架大约在1000元左右,因为一个补货人员,最多能够负责10个无人货架。再加上货物损坏,一个无人货架每月的运营成本都在几千块钱。从果小美公开的数据来看,每个货架每天的销售额平均10元,这难以支撑无人货架的运营费用。一旦失去资本的支持,无人货架这场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年初,猩便利大规模裁员,就是为了收缩战线,砍掉三、四线城市的无人货架业务,精简运营人员压缩运营成本。同样,果小美宣布由自营的重资产模式,转型为第三方合伙的轻资产模式,同样是为了压缩成本。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无人货架销售额持续低迷,裁员和转型都拯救不了无人货架这个行业。

写在最后:从表面来看,无人货架的投资确实不大,门槛也不高,但后续的运营却是极其复杂的事情。与其他项目一样,无人货架也要靠资本输血才能生存和发展。不同的是,无人货架烧钱都难以活命,资本断粮后,无人货架这场游戏已经玩不下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