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朱啸虎看好的“车载货架” 会成为新零售的又一个风口吗?

证券时报记者 张国锋

时长倒转回去年10月中旬,在一场创业大赛的采访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向包括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在内的媒体透露,金沙江创投在新零售领域的动作,是打算将滴滴的每辆车变成便利店,让消费者在乘车时可以购买饮料、零食等商品。

日前,这家被朱啸虎看好的企业终于露出水面——在滴滴专车上投放零食货架的“魔急便”,宣布获得6000万元A轮投资,背后的资方背景雄厚,除了领投方高瓴资本外,还有金沙江创投、滴滴出行和IDG资本。而在去年12月,“魔急便”就完成了金沙江创投领投、天使投资人王刚等参投的1250万元天使轮融资。

这些投资机构和个人名单是不是很熟悉?没错,过去几年,共享单车、无人零售等风口行业同样出现了这些机构和个人的身影。在公开看衰过无人货架和无人便利店后,朱啸虎入局车载货架,会再造一个新风口吗?

为司机增加收入

据悉,“魔急便”成立于2017年8月,总部位于北京,在不到两个月时长内就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其官方声称,“魔急便”已经在杭州设立了近百个补货站点,货架覆盖逾1万辆出租车和网约车。据了解,其创始人韩振威曾在滴滴工作3年,担任快车事业部运营总监,且团队内多位高管都有在滴滴任职的经历。

事实上,“魔急便”并不是行业内第一家车载货架企业。早在2016年,美国纽约的创业公司Cargo就瞄准了车载零售市场,与糖果、化妆品、电子消费品等零售品牌合作,为乘客提供零食和USB线等商品,打造移动版“7-11”。目前,该公司主要与Uber司机合作,其次是Lyft和Via。同样就在本月22日,Cargo宣布获得550万美元种子轮后续融资,投资方包括CRCM Ventures,Eighteen94 Capital,Techstars Ventures等风投公司。此前该公司已获得约200万美元融资。

在Cargo之后,国内有创业公司迅速跟上。创立于2016年5月的gogo,主要在深圳市场投放。据悉,聚美优品也已经看中车载货架赛道,还有其他创业公司也计划在今年春节后在北京等地推出相关产品。

从目前来看,赛道上的企业在提升车主收入的方式有两种:“魔急便”主要采用的是销售额与司机进行分成的方式,gogo则是司机采购货品赚取销售差价。在商品上,基本包括饮料、水、食品、日用品和应急品等。

据媒体报道,gogo于2016年5月推出针对出租车的车载货架业务后,去年7月已经服务乘客20多万人次,单个司机每天销售额在30~300元不等,司机每月最多可以赚2000元。而这个数据近期又有更新,单辆车每月平均售货量超2000元,最高单月近3万元。

而魔急便采用的分成方式,具体比例是每月销售额的20%,并且还有机会获得平台的冲单奖励、资产维护费、厂家推广产品费等额外收入。据悉,安装了魔急便后,司机每月可增加收入300~500元。

Cargo官方披露,其商业模式在实际运作中,平均为每位司机单月增加100~500美元的收入。更为关键的是,其主要盈利来源并不是售卖商品,而是广告。据了解,Cargo与进入汽车便利店的品牌也有广告合作关系,其通过车内零食盒子的商品展示,帮助品牌曝光,从而提高商品知名度。

滴滴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其在全国共覆盖2108万名车主,而不完全统计,全国拥有出租车辆也达到百万量级,运送旅客则是亿量级。在创业者看来,这是一个足够长、且足够宽的赛道。

赛道前景扑朔迷离

与无人便利店和无人货架相比,车载货架尽管面对的是流动人群,但是空间狭窄,且乘客是在司机眼皮底下进行的购买行为,司机在无形中起到了监督作用,因此丢失率极低。

在看好的人眼里,车载货架拥有封闭场景+流动人群+高频消费+基于数据的精细运营能力,直接把零售的最小颗粒从之前的便利店更推进了一步。此外,其站在用户角度,通过更加精准的SKU组合、更加快捷的商品获取方式和高效的支付方式,有效扩充了零售场景种类。

记者曾向身边的朋友询问“在车上碰到司机贩卖商品是否会购买时”,超过半数的朋友给予了肯定的答复。有的更是直言,尤其是大热天的时候,经常会想车上有一瓶可乐可以喝就好了。

朱啸虎曾在朋友圈发文表示,“新零售市场很大,但是非常难切,所有巨头都虎视眈眈。如果你不能迅速地上规模,根本没有机会和巨头叫板,所以我们希望能迅速地起来。这个平台还是有一些巧妙之处的,希望能迅速爆发。”

其表示,自己在新零售当中看好两个方向:1、高科技赋能传统零售;2、用极其轻的模式迅速触达至少数十万级别的零售网点,否则相对于线下已有的600多万网点只是沧海一粟,很难说对行业格局有什么影响。

朱啸虎直言,互联网要做重,但是只有以轻模式迅速占领全局的公司才有资格做重。

不过,在更多投资人眼里,这个行业目前处于开始阶段,赛道内的企业还没到短兵相接的阶段。根据以往经验,这个赛道门槛较低,很容易引发巨额补贴的烧钱大战。而且赛道本身市场有多大,也是值得考量的因素。

有业内人士指出,乘客坐车的目的是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在这个过程中的购物需求是可有可无的。从大场景、刚需、高频三点来划分,车载货架能解决的只是一些小众人群的小众购买需求,不足以成长为一个大型公司。在他看来,这个商业模式不具有社会价值和资本价值。

以正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正然去年曾看过赛道内的一个项目,但最终没有投资。在谈到没有投资的原因时,王正然说:“当时看过的其中一个项目主要通过和出租车的合作,出租车公司的结构是公司——车队——司机,中间的利益链较多;同时,出租车市场是一个极度分散的市场,每个城市都有至少数十家出租车公司,每个公司又有若干车队,所以在B端拓展上无法快速形成规模化;同时,在另一侧供应链上,也没有成本优势,我们可以看到今天在无人货架上占有优势的公司,绝大部分都在供应链上有成熟体系或明显优势。另外,由于货架体积大小问题,某些车型受限,也制约了该车载货架当时的布点速度。”

在他看来,车载货架和无人货架类似,既是新的零售场景,也是一个线下流量入口,逻辑在于距离用户更近,同时与用户接触的时长足够长。其竞争门槛其实并不低,不仅需要快速规模化的资源,也需要具备强大的供应链资源,以及SKU的选品技术。比如魔急便,正是基于滴滴庞大的司机数量,使得其至少在点位数上能快速占据龙头地位(一个滴滴的体量相当于N个出租车公司)。

但他指出,车载货架需提防车载货架影响车况,以及乘客体验。而对于赛道前景,他直言,这是一个相对较窄的赛道,预计市场规模只有几百亿。无疑魔急便凭借着滴滴体系,已占据了较大的优势。剩下的机会在于现有的一些拥有显著供应链优势的玩家(无人货架或其他)跨界进入该领域的搅局。

有创业者也直言,行业的竞争关键取决于各家的推广速度和精细化运营的能力,而滴滴等巨头的入局,也不意味着战争提前结束。在他们看来,美团、摩拜等后来玩家的入场,让原本地位稳固的滴滴开始有所动摇。对于其他创业者而言,机会还有很多。

与共享单车、无人便利店等类似,其还可能遭遇政府监管风险。据媒体报道,gogo在发展初期曾因政府的监管被迫收缩、调整,其问题核心在于广告投放。国内的出租车广告通常由当地出租车公司垄断,通过货架投放广告会涉及多方利益,这意味着Cargo的广告盈利模式即“零售+分众”的方法在国内或许很难实现。

不过可以看到的是,已经有一些知名风投机构进入这个赛道,未来其能否真的起飞,还有待时长和实践去检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