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一村里开设无人菜摊 开业一周从未被“偷”菜

新都一村里开设无人菜摊 开业一周从未被“偷”菜

试运营两周后,“无人菜摊”于11日在金牛村正式开业。四个竹制的货架上用稻草扎好的蔬菜,放在1元、2元或者3元的标签后面,买菜人看到合适的菜后自取,再往塑料桶里付钱以及找零。

“最开始还是有担心。”新都区新民镇金牛村党支部书记陈军直言,因而他们设置了“风险基金”。不过,风险基金只用过两次:正式运营的第一天出现了95元的“亏损”,第二天出现1元“亏损”,不过,还没见过悄悄拿了菜走的。记者了解到,下一步村里计划将货架扩大为10个。

新都一村里开设无人菜摊 开业一周从未被“偷”菜

无人菜摊:村民自己取菜 自己付钱、找零

18日上午9点,雾气笼罩着整个村庄,金牛村金禾小区老年活动中心却很热闹。四个货架一字排开,货架上摆着萝卜、青油菜、豌豆尖、土豆等当季蔬菜,这些蔬菜已经分装好,摆放在货架上。货架上贴好了价签,这些价签分别写着1元、2元、3元等字样,硕大的萝卜前贴着“1元1个”的标签。

不少村民在货架前徘徊,“你看这个青油菜,多好。”李大爷从货架上拿起一袋青油菜,“村民家自己种的绿色食品,也不像菜市场里那样洒水。”他拿起一袋,按照价签上的价格,往塑料桶中丢了3张。记者注意到,桶上写着“投币箱”,并注明“自主找零”。“你看,多方便嘛”,李大爷说道。

另一个大姐看中一把红油菜,标签显示价格为“3元”。她拎了一把在手里感受了重量,“差不多,比市场上稍微便宜一些。”她表示,直接在村里买菜更方便了,“那边有个95岁的婆婆,有时候也过来买。”她指着菜摊旁约10米外一个农家小屋说道。

新都一村里开设无人菜摊 开业一周从未被“偷”菜

思及村里人卖、买菜的不便 尝试做“无人菜摊”

金牛村党支部书记陈军告诉记者,村里有一些菜农,也有普通农户种了菜自家吃不完的,以前都要到镇上去卖。村民唐婆婆是菜农,她告诉记者,去镇上卖菜要抢摊位,“天麻麻亮就得出门。”

陈军早年在日本打过工,“当时看到过,那边的农民会把地里的蔬菜放在田间地头的架子上,价格不贵,也无人值守。”他表示,受到启发后,他找到给村里的“金东公益服务中心”。双方商量后,便计划在村里做一个“无人菜摊”的尝试。

按照方案,每天早上8点菜农可以把菜拉到广场上,金东公益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对菜做登记,“我们要求把菜装成一袋袋的或者扎成一把把,由菜农自己定了价,我们再贴价格标签。”

新都一村里开设无人菜摊 开业一周从未被“偷”菜

曾想过装监控 第一天亏损95元启动“风险基金”

陈军直言,无人菜摊推广前,他们也有些担心,“怕菜钱对不上,伤了卖菜人。”因而,他们设立了1000元的“风险基金”;另一方面,在正式开业前,“无人菜摊”还做了两周的试运营,“帮助大家了解和熟悉规则”。金东公益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刘才颖告诉记者,之前他们一度想过在“无人菜摊”周围安装监控,“后来想也不至于,还是让工作人员讲解吧。”

1月11日,“无人菜摊”正式开业。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每天的销售记录。记者注意到,收入最多的是第一天,达到729元;最少的一天是14日,只有25元。“14日那天是星期天。”工作人员解释道。

新都一村里开设无人菜摊 开业一周从未被“偷”菜

值得注意的是,11日当天出现了亏了95元;第二天亏了1元。“只有这两次用到了‘风险基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第一天人很多,“有的老人家以为菜是送的,有的菜被买菜的顾客误放到了低价标签处。”

不过,之后这种现象没再出现。“我们村民都还是很讲诚信的。”陈军表示。

菜农每天有三四十元收入,计划再增加货架

“早上我把菜送过来,白天就可以不管了。”孙桂芳告诉记者,这样也不耽误自己送孙子上学,她平均每天能拿到30元上下的收入;唐婆婆每天下午打完麻将后,便会去小广场,找工作人员领取当天的菜钱,“每天能有40块钱上下。”有时候中途过来看到自己的菜卖空了,她还要回家再割一些过来补充。

“看到‘无人菜摊’挺受大家欢迎,我们也准备再增加6个货架。”陈军说道。

新都一村里开设无人菜摊 开业一周从未被“偷”菜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彭亮 摄影 刘海韵

编辑 官莉

您有线索,欢迎报料

一经采用,将付报酬

报料热线:(028)86612222

报料邮箱:sb86612222@163.com

报料QQ:772555018

报料微信:cdsbbl86612222

报料新浪微博: 成都商报报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