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摇摇欲坠的无人货架 结局究竟会怎样

2017年的下半年,无人货架彻底走红,此领域融资总额将近超过35亿,风口夺食的参与者也越来越多。猩便利、果小美、七只考拉、便利蜂、丰e足食……各路玩家群雄逐鹿,令人颇感遗憾的是,如今无人货架也重走了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的老路,多家无人货架企业相继传出关闭站点、资金断裂的新闻。种种迹象表明,一度受到风投追捧炙手可热的无人货架,也跌至了发展的冰点期。

何为无人货架?

通俗来说,无人货架就是无人值守货架,主要应用于办公场景,设立在各个公司的茶水间,为固定区域的固定人群提供零食和饮料服务,SKU(库存量单位)控制在20~60的范围。乍一听无人货架和自动售卖机似乎差异不大,不过二者之间还是存在一定区别:自动售货机是封闭的,而无人货架是开放的,支付全靠用户自觉扫码。简单来讲,自动售货机是先付款再给东西,而无人货架是先拿东西再付款。无人货架没有监控系统,也没有任何防盗措施,完全依靠消费者自觉性,最多受到同事的监督,而且即使违约(不付款)无法从信用机制上对消费者做出任何惩罚。换言之,就算顾客拿了东西不付钱,TA受到的最大惩罚就是自己良心的谴责。同时,与无人商店相比较,无人货架的大数据收集更加精准,覆盖面积小且每个点的消费人群都趋近于稳定,这将更有助于后台对消费者偏好进行准确有效的分析。

据有关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中国无人货架、无人零售交易额预计达100亿元,未来五年无人零售商店将会迎来喷发期,至2022年市场交易额将接近1万亿元,无人零售用户规模可达2.4亿人。

庞大的市场空间极富诱惑,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潮流中,众多创业人士、寻求机会的资本开始纷纷进入这一领域。根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无人货架市场迅速涌入超过50家创业公司,风险投资则超过25亿元。前景似乎一片光明:每日优鲜便利购宣布独立,并获得2亿美元A+B轮融资,其中腾讯领投A轮合计5300万美元,元生资本、时代资本、KTB跟投;鼎晖领投B轮合计1.44亿美元,北极光创投、启明创投、君联资本、微光创投、光源资本跟投。2017年12月19日,阿里联合美的集团推出“小卖柜”,正式进军无人货架领域;同日,看似和无人货架八竿子打不着的猎豹移动宣布布局无人货架,旗下“豹便利”从11月初开始运营,已铺设5000个点位。更早前,京东到家无人智能柜已经升级到了第二代,顺丰的无人货架项目“丰e足食”也在11月底宣布正式运营……尽管期间不少入局者怀疑“这是一门赔本生意”,但是屡屡刷新的融资金额还是让其成为了新零售下的一匹黑马,并且转变为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单车之后的新风口。

然而急速扩张的宏伟版图背后却暗潮涌动,无人货架的狂欢热潮开始冷却。

近日在社交平台脉脉上有爆料称:“猩便利全国BD放假,同时开始给销售放假,货架停止补货,有实锤。”据品途商业评论报道,猩便利某作战群中也出现相关信息:“因战略性收紧,决定要把全国所有的三、四线城市撤站。”并向员工提出离职或转岗的建议,截止当天的薪资会正常结算,但没有提成。不但如此,猩便利位于上海天玥桥路的24小时智能便利店在近日被证实关店,该门店刚开业三个月,目前处于转租状态。据悉,相关工作人员解释道,该店地处区域虽然流量高,但便利店消费需求不高,近10万的月租拉低了其性价比。

无独有偶,网络上也开始疯传七只考拉“裁员90%“,最后创始人文朝晖17日下午给公司同事通发内部邮件承认裁员并承诺将发布第二代智能设备。七只考拉从去年2月开始运营,到11月进行新业务的尝试,再到如今被曝出裁员、完全砍掉无人货架等业务,或许也说明了他们在之前的将近一年时长里,运营办公室无人货架的效果其实并不尽如人意。

无人货架之所以这么快就陷入到发展冰点期,这和目前无人货架行业的现状有着不可开脱的联系。无人货架厂商多采用开放式货架+展示冰箱的模式,本身有着种种天生的不足,同时又涌入过量的玩家。在不到一年的时长,这些累积的问题开始相继爆发。

运营成本代价高昂

无人货架经营的商品多数为零食饮料类,此类商品的毛利率尚可,但客单价低、体积和重量却不小。尽管在品类和商品上进行控制,但SKU也至少20个以上。同时为了吸引消费者下单,无人货架厂商还推出了大力度的优惠促销,加剧市场竞争的同时也提高了运营成本。

高货损率无法回避

开放式货架的最大优点是消费者可以直接触摸商品,从而激发购买热情。当然缺点也很明显,无人货架的货损率非常高,很多厂商的数据表明达到20%,甚至有些接近40%。相比之下传统连锁超市在3-5%之间,沃尔玛甚至可以降低至1.5%左右。即便如此,传统超市的利润率也不过几个百分点。因此,尽管经营的零食饮料类商品毛利率能达到20-30%,但无人货架厂商也无法承受得起如此高的货损。

门槛低 竞争白热化

无人货架能迅速推广起来,一个很大原因是初期投入成本很低。普通货架的成本顶多几百元,立式展示冰箱也就是两千多元,批量采购的话还能更低一些。以两个货架+一个冰箱的配置,加上铺货商品的采购成本,整体投入可控制在五千元以内。这是在全部付清供应商货款的前提下估算的成本,实际可能还更低一些。

由于初期投入低,加上技术研发门槛也不高,众多企业蜂拥而上,至少数十家企业挤入了赛道。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无人货架市场前景研究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9月,已经有至少16家无人货架获得投资,最高的达到3.3亿元,融资总额超过25亿元。大部分玩家都是在2017年进入市场,而且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和杭州这三个城市。

为了获得市场和资本的认可,这些企业将规模扩张放在了首位。理论上100人以上的公司才具有设置无人货架的消费能力。但事实上,为了跑马圈地,很多无人货架厂商在30人以下的小企业布点。导致无人货架布点过多,但单个站点的销售额却非常有限,很多厂商的日单点销售额不足百元。

目前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无人货架的残酷洗牌期即将到来。至于何时来,来得多凶猛,事实上都无关紧要,因为行业内最终会留下来一批有价值的玩家。快速洗牌后,剩下的可能就是比较靠谱的巨头。而要成为行业最终的巨头,三个原因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供应链能力

无人货架还是个零售生意,没有供应链顶多就是个中间商。环顾场内玩家,猩便利、每日优鲜、便利购、果小美、丰e足食等,或依靠合作伙伴,或从0自建,或有物流无商品,同时拥有完备的即时物流交付体系和全品类商品供应链的是每日优鲜便利购。

资金能力

无人货架对资金需求较大,加上当前的风口效应还未消散,所以往后走肯定要拼资金的供给能力和调配能力。比如最近部分玩家被爆出资金出现问题,就是一个典型没用好钱的例子。

无人货架前面走过的路已经是一条金钱铺成的路,但往后走,洗牌后的战场内,玩家们更应该把钱花在刀刃上,比如如何优化点位的投放策略。如果再花不好钱,那就算再有钱也要被淘汰。

地推能力

和共享单车的前期发展逻辑一样,无人货架也要讲究面积和覆盖率。而地推最应关注的就是点位的效益最大化。现在的无人货架还可以仗着市场空间大而铺在一些别人不曾注意到的地方。但越到后面,短兵相接时代一旦到来,点位质量可能会成为衡量无人货架企业体量的一个硬性指标。而地推能力强则意味着渗透率高,所获线下流量也更大,更有利于反哺企业的竞争能力。

因此,无人货架场内洗牌会持续进行,甚至会不断加速,后面的角逐点在于各个玩家的综合实力,比如供应链能力、资金供给和过渡能力、地推能力等等。在不断角逐的过程中,心急玩家被洗掉,无人货架或许会浮现出十分强劲的巨头,进入寡头垄断时期。

风口上摇摇欲坠的无人货架 结局究竟会怎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