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便利撤退|无人货架如何在绝境中求生?

猩便利撤退|无人货架如何在绝境中求生?

据创投圈人士爆料。“昨日下午,猩便利组织电话会议,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城市的业务拓展团队全部停止签约、停止铺货,并考虑让BD人员全部转去做运营,在南京也是一样的情况。”

同时又被披露,猩便利在一、二线城市IDE业务扩张同样出现了大幅收缩的举措,公司已经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

猩便利撤退|无人货架如何在绝境中求生?

有业内人士认为是猩便利正在加速淘汰早期的劣质点位。但是同时又有爆料称,北京的业务也有收缩的迹象。拉拉公园行政负责人称,公司的猩便利货架已经一周没有补货,截至昨日只剩下不到5个SKU,而此前的补货频率达每周两三次。“补货员告诉公司,已经无货可补。”

对于种种流言的兴起,猩便利发出公告做出了解释,“全部为虚假信息”,但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呢?时长会为你揭晓答案。

无人货架可能是2017年最后一个风口,也可能是最短命的一个。这句话在之前的文章中,小编有向各位提起过,在无人货架的领域里,至少已经有50位玩家入场,有新创业者,有原由业务延展的独角兽玩家,也有确定入局的巨头。但是无人货架的风能吹多久呢?

猩便利撤退|无人货架如何在绝境中求生?

先有缤果盒子拜倒在烈日的摧残下,现有猩便利焦虑整顿,无人货架的如何在险镜境中求生?

目前无人货架之争还是点位之争,但是点位是稀缺且排他的,尤其是大量资本涌入后,一个点位的成本也逐渐升高,将商务成本、货架设备成本、铺货成本都算在内,一个点位成本至少4000-5000元,按猩便利公布的数据,铺设了3万个点位,仅仅铺设资金就要1.5亿元左右,还不计算人力成本。

据业内人士指出,在忽略损耗和丢失的前提下,无人货柜单次补货成本及货物成本在400元左右,但是单日柜收入则不超过100元,再加上公司的运营成本,渠道成本以及自助智能便利店的租金运营成本,甚至有些公司在初期为占据点位,打着只要入驻就能免费吃的口号,无疑又增加了了成本。

猩便利撤退|无人货架如何在绝境中求生?

成本的日益增高,使得无人货架的运营日益艰难,想要存活下来首先要控制成本投入,提高收益。但是面对遍地开花的便利店、小卖部、超市等,无人货架的竞争力根本不强,商品种类、价格优势比不上商超,除了应急使用之外,无人货架基本就是摆设。

现下无人货架的重点是加强自身品牌建设,发展亮点产品,先吸引一批客户关注,在投入新的技术开发新的产业链,形成新的竞争力。


我们关注物联网行业最新动态,专注做您的物联网口袋知识库,旨在搭建共同学习的知识平台,让您学得方便,聊得畅快;鼎酷IOT部落(dkiot888)用心做大家的“良仆”。鼎易鸿基始终秉承匠人精神,为每一款中国制造负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