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无人货架模式高估了信任道德机制,猩便利被迫撤站

相信在2017年,新零售这个词已经刷爆互联网。巨头们也在纷纷布局,2017年12月19日,阿里联合美的集团推出“小卖柜”,正式进军无人货架领域;看似和无人货架八竿子打不着的猎豹移动,也在这一天确认布局无人货架,旗下“豹便利”从11月初开始运营,已铺设5000个点位。

2017年12月29日,每日优鲜便利购宣布拆分独立运营,并已获得腾讯领投A轮、鼎晖领投B轮,A+B共计2亿美元融资。

京东到家无人智能柜已经升级到了第二代,顺丰的无人货架项目“丰e足食”也在11月底宣布正式运营。

目前,已经有小e微店、老虎快购、果小美、哈米科技、猩便利、零食e家、领蛙、七只考拉等多家无人货架创业项目。

可能最早创建这个无人货架新零售模式的应当属于猩便利,但是据知情人士透露猩便利有些已经不补充货物,过几天就要撤走的情况。

新零售无人货架模式高估了信任道德机制,猩便利被迫撤站

猩便利被曝所有三四线城市撤站是否属实?

新零售无人货架模式高估了信任道德机制,猩便利被迫撤站

新零售无人货架模式高估了信任道德机制,猩便利被迫撤站

从以上对话可以看出,猩便利已经开始实施收缩性战略,更值得注意的是,刚刚开业3个多月的猩便利上海天玥桥路店在近日被证实关店。对于猩便利二三线城市撤柜、资金链断裂这一说法,有知情人士透露,猩便利已经出现拖欠供应商货款情况,并且在各个城市库房断货情况十分严重,情况好的勉强也只能支撑到月底。两个月前招聘大批员工,目前已经有很多人离职。

无人货架新零售走进新时代?

很多人预测无人货架会成为下一个“共享单车”,大量资金涌入会导致市场极度扩张,但同时因为低门槛,缺少差异化,也很容易陷入同样的烧钱大战,无人货架究竟有多疯狂?根据媒体梳理不完全统计,目前无人货架项目被披露获得融资的近30家,累计投资金额近30亿人民币。

无人货架模式高估了信任道德机制

无人货架,技术上很简单,贴一个支付二维码,一个货架(和冰箱),放一些日常饮料、点心、小吃等,不上锁(为主),没有店面,占地面积小(1平方米以内),无人值守,用户自行取货+扫码付款,全凭自觉。无人货架瞄准的“办公室经济”想要抢占下一个风口。

技术上简单,靠的是白领们的道德和诚信,但是一家无人货架的创始人表示:“我们经常会看到有人拿了东西却不付款,虽然都是写字楼里的白领,但也不见得就有多高的觉悟和素质。”

货损率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每天货架补货带来的人力成本也不低,在如此严峻的的情况下,无人货架这个创业项目很难实现盈利。

正如今天的共享单车一样,即便每天有千万辆ofo、摩拜在满街跑,投资人依旧在为流量变现而头疼。

互联网创业往往不能以传统商业的思维模式来实现变现,能否在这个不到一平米的小货架上玩出花样,这需要创业者的智慧。

元芳,你们怎么看,欢迎加入讨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