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刚过去的2017年中,无人零售、无人货架等新零售业态迎来风口,融资、跟风者众。

累积融资近5亿元,阿里、腾讯、美团点评、罗森一众干将坐镇的猩便利是其中佼佼者。成立半年间,猩便利先后推出数以万计的“无人值守便利架”及11家自助式智能便利店,平台日订单突破百万大关。

猩便利以无人值守便利架满足办公室白领的即时消费需求,自助式智能便利店则是猩便利的生活体验中心,也是其一大品牌展示中心。据猩便利APP信息,猩便利目前已在上海市开设11家便利店,其中长宁路店和福山路店两家会员体验店,营业面积超200平米,颇具代表性。近日,开店邦走访了猩便利长宁路店,考察其在便利之外的生活体验。

01

选址&人流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猩便利长宁路店位于长宁路区贝多芬广场,靠近中山公园地铁站,附近还有龙之梦购物公园、长宁路中学及众多写字楼,学生、白领、商场购物者组成了长宁路店的主力消费人群。

又如上图所示,中山公园地铁站隔在长宁路店与龙之梦购物公园之间,经过地铁站截流,到达猩便利的商场购物者已是少数,猩便利所能利用的更多是附近居民、写字楼工作人员的流量。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因为选址,猩便利面临全家便利店的直接竞争(或为了在竞争中打磨团队、产品)。猩便利在贝多芬广场大门西侧,而全家位于贝多芬广场东面入口处,分去东面中山公园地铁站而来的不少客流;相应的,猩便利的猩IP品牌形象、店铺设计和品类更受年轻群体欢迎,对西面的长宁路中学学生更有吸引力。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此外,猩便利长宁路店所处的贝多芬广场,与公交车站所属人行道间隔有花坛,路人必须踏上台阶并行走近10米之后才能到达猩便利长宁路店,同时,除了广场另一头的全家便利店,广场中少有快销类门店,没有明显的集群效应,整体对路人的吸引力较低,多数路人会选择走花坛另一侧人行道,对花坛这一侧的猩便利的有效流量较少。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以下是我们在周四下午两个时长段记录的长宁路店花坛内侧有效人流及进店人数记录。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02

选品&陈列

猩便利长宁路店营业面积超200平米,门店空间相比其他便利店更大,也有更多SKU,以鲜食、饮料为主,其中不乏薯条三兄弟、白色恋人、韩国动物面膜等网红、进口产品,并有大量带有musa nana标识的自有品牌产品。进口产品、自有品牌产品、鲜食的比例达4:4:5水平(自有品牌和鲜食有重叠)。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以往需要代购的网红爆款聚集猩便利,为其带来不少社交分享流量,精选的鲜食、自有品牌商品以及关东煮、午餐、熟食、猩咖咖啡等产品组合则为其带来日常性流量,我们看到不少孩子进店消费然后在就餐区等家长,也有学生群聚来觅食。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门店陈列方面,长宁路店进门首先是新品及零食,两侧是人脸识别互动设备、自助核验设备、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区域;其后是水果、鲜食,两侧是常温酒水、手机数据线、面膜、洗面奶等生活用品,其中不乏网红爆款;最后则是餐饮、盒饭、冷饮、就餐、阅读区域。

长宁路店消费者以餐饮类消费居多,这样的动线设计能增加消费者看到网红爆品、水果、鲜食的几率,并引导消费者消费后前往就餐区并通过侧门离店。

03

餐饮&服务

餐饮方面包括茶饮品牌猩咖、包子、关东煮、烤鸡腿、午餐类熟食,我们探店期间共有4名餐饮工作人员在餐饮区域。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但或许是因为快放假的原因,长宁路店唯一的厨师休假了,中餐提供中止,中餐区域被“圣诞有猩欢”的宣传板遮住。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餐饮类商品线上下单,下单后需等待工作人员制作、打包后按号在窗口取餐。

我们探店时,餐饮区域以外,长宁路门店内还有8名工作人员,前门、侧门附近都有两名,引导用户下载猩便利APP购物,其余几人则于店内导购、补货、清理垃圾,并有一人为部分顾客提供现金买单服务(猩便利门店内有免费WiFi,可随时下载APP线上购物付款,但难免会有不带手机、手机没电、学生没手机或不愿下APP的情况)。

04

会员服务

长宁路店作为猩便利会员体验店,不得不说其会员服务。

猩便利的会员类似于全家,是年费会员,也有积分计划,享受部分商品的折扣,价格98元/年,开通同时可收到5张满21元减20元的优惠券(该活动似已过期)。在积分、折扣基础上,免费提供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图书服务,未来还会有更多共享单品。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探店|“不便利”的猩便利

开店短评:

1、选址方面,猩便利长宁路店可用人流被各方截流,有待开发。实体店的体验要考虑地段的便利性,方便人们来体验,而不是让人们慕名去体验,本身就不便利的体现。

2、支付方面,猩便利一开始要求用户APP内支付,预想人们会像接受盒马一样接受猩便利,但它的产品结构不足以吸引人去停留在APP上。工作人员、白领接受度会比较高,但学生、居民的接受度则较低,强制使用APP支付会招致用户反感。1-2个现金支付点位(流动的店内工作人员)不足以承载下班、放学时的高峰期,依然有排队现象,并不便利。

3、选品方面,猩便利的商品结构和共享产品,瞄准的是年轻群体和移动互联网深度用户,愿意并乐意使用互联网产品,它所在的地段能贡献的这类人群已经被各处商家截流,而居民区又远离它的地址,说明产品定位其实并不成功。

探店下来,我们看到,猩便利以移动支付、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形式,在满足消费者即时便利消费需求上做了不少实践、尝试、迭代(如起先不支持现金支付到如今提供现金支付服务),为消费者提供了不少便利,并在此之上逐步满足消费者精神需求,在餐饮场所附加了工作、学习功能。与此同时,猩便利或也面临教育市场、优化产品体验、鲜食耗损、防盗等挑战。

在这些实践、挑战背后,是团队的不断抉择、努力。新零售新业态下,零售人更需不断自新、精耕细作。

•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