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是一座桥 之二

回忆是一座桥 之二

90年代末的明德门

马先生日渐忙了,晚上回来的次数也少了,我也从不问他。他的生意有了起色,连连接了几个大活,光给人请客送礼的东西都是几千元的皮衣。人逢喜事精神爽,见到他总是笑嘻嘻的,我喜欢他笑,笑起来很灿烂,带着他的个性和关中庄稼人的憨厚。我一点都不羡慕他,我知道我们俩走的不是一条路,但心里很盲目,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要干什么?

明德门是唐朝外城的城门,城墙遗址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这里建成了全国最大的安居工程小区。周六和王先生骑车去明德门转,看见很多人在那里装修,转着转着就发现了商机。正对着明德门往东长安路的出口,有一排两层的门面房对外出租。我给王先生分析,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住进来很多新人,新人就会有小孩,小孩就会要玩具,咱们开家玩具店吧。我毕业后在总公司从事的就是这些,对玩具市场还懂一些,于是说服王先生和我一起干。当时就找到了这家门面房的主人,位置还不错,楼上住人,楼下经营,也不用在外面租房子了。王先生有些勉强,我们俩是多年的好朋友,他面子软,经不起我的强势,答应了。一年房费8000,当时给房主付了两百元定金。

回忆是一座桥 之二

杨家村

回来的路上,王先生一直沉默,吃完晚饭,等到心静下来不那么热了,我也有些发怵,8000元,不是个小数目啊! 还得去进货,进货也得要钱吧,进了货谁来卖呢,得找个营业员吧,越想越头大,我也东张西望,有些犹豫。临走,王先生嘴张了张,嗫嚅着对我说,不如算了,那两百块定金咱就不要了。

什么!我一时暴跳如雷,你怕什么,有我呢,你算算能赔多少,咱不给自己找点事干,咱们就这样等死吗?唉,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其实王先生生活稳定,他一个月有四五百块钱的工资,单位有宿舍,他又不是个爱折腾的人,平时都象个大姑娘,文文气气的。

我一顿熊,王先生立即低头不语,有时候看他那个样子让人不忍心冲他发脾气。回去的那天晚上我也是辗转反侧,人不被逼到绝路上,不行呐!后来,回家找我娘要了一万块钱,王辉拿出来了一万,我们的玩具店就这样运作起来了。

回忆是一座桥 之二

当时这里人流量很大

空房子,买货架得一笔钱,想想省点吧,去了西影路上的装修市场,买了些货柜用的铁架子,裁好八十多块玻璃,300多块,还算便宜。跑进明德门装修工地,软磨硬泡借了冲击钻,给墙上画线打眼,装膨胀镙丝,我浑身是土,跑上跑下,干到凌晨一点多也不觉着累。王先生有些被动,有气无力地支应着,很晚了,咱回去吧,他有些疲倦。好好好,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手脚不闲,两点多,清理完垃圾,站在摆好了货架的房子里,我计划着在房屋中间再摆一个敞开式的柜台,用木龙骨钉一个摆在中间,铺上那种缎布,别提多高档了。

骑自行车回家,我带着王先生,仍旧眉飞色舞地筹划着我们的生意,他则沉沉地支应着。昏黄的灯光照着我们俩年轻的脸,那是三月份,夜色冰凉如水,我热情似火地策划着我的未来。

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