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货架在天堂地狱间的徘徊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很多写字楼里的白领会发现写字楼的某个角落里多了个无人货架,再普通不过的架子上面摆着薯片、饼干等各种零食,无人售货,无人监督,定期补货,扫码付费,全凭自觉。

无人货架在天堂地狱间的徘徊

无人货架带着“共享经济”和“新零售”两个最火热的概念,得到资本的争相追捧,一时长让无人货架仿佛置身天堂,但没人知道无人货架最终是会借着2017年的火热在2018大放异彩,得道成仙走向天堂,还是带着2017残存的余温淡出人们的视线,美梦崩塌走向地狱。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两个月内30个项目入局,18个项目获得融资,C轮融资3亿美金的生鲜电商每日优鲜转型办公室无人货架/冰柜,阿里(旗下饿了么、盒马鲜生都有涉及)、京东、美团巨头纷纷入场分食,商务部发声支持相关业态发展,无人货架这场游戏,好像不再是创业者凭空捏造的新概念。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无人货架项目已有35家,被披露获得融资的近30家,累计投资金额近30亿人民币。

无人货架在天堂地狱间的徘徊

抢生意

表面上看无人货架是抢便利店的生意,比便利店更近,更方便,拦截了部分本打算去便利店的客流,难到便利店的优势仅仅是便利吗?你以为人家靠的是便利,你比他更便利就能赢,其实人家靠的是供应链,物流配送体系和服务,无人货架已经抛弃了服务,如果商品又简单普通,单纯的想靠更近更方便一定不长久。

对抗人性

无人货架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办公室无人货架,主要针对人群是写字楼里的白领,这也体现了无人货架的其中一个短板——针对受众过于单一化,目标受众单一则又是取决于另一个短板——货损率高,无人货架其实实在对抗人性,如果有人知道我把东西拿走不付款也不会有什么事这种行为就一定会扩散,在素质相对较高且可控的白领群体中,货损率都很难把控,将无人货架放到其他公共场所更可想而知。

无人货架在天堂地狱间的徘徊

门槛低

行业准入门槛低,竞争压力大。无人货架前期几乎没有竞争壁垒,谁都可以做,一旦资本推动就可以海量铺开。因此短短几个月里就有几十个项目上马,十几家融资。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指出:“无人货架门槛不够高,市场上很快会进入很多个玩家,难以防守。从货架投放来看,现在各家的做法差别不大,商品差异也不大,大家都是在齐头并进向前冲的阶段。”

疯狂扩张

根据报道,截至上周,便利峰已在全国范围内完成2.5万个无人货架的投放,近期超过半数货架投放在100人以上企业。而便利蜂的目标,是每周投放2万个,预计年底前投放货架5万个,到春节前预计完成50万个货架投放。甚至有些公司存在满99元减80这种接近于白贴的活动,这会直接烧死那些缺少资金支持的玩家。如此疯狂的扩张不禁让人想起共享单车的尸骸海。

无人货架在天堂地狱间的徘徊

需求能否支撑盈利?

办公室人群的即时性需求确实存在,但并非是刚需,而这一部分需求到底有多大?能否大到足以支撑无人货架的运营并盈利?并且这部分需求就能全消费在无人货架上?除了少数公司允许工作期间自由活动,上个厕所很正常,但在大部分公司,起来扫个码买个零食,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工作怕是有点困难吧。

交易相关方过多

在互联网交易平台中,交易牵涉的方数越少,发展速度越快。撮合方最少的摩拜,日单量在120天内就突破100万单,;需要撮合两方的滴滴达到日单量100万单,用了近2年;撮合三方的饿了么,实现一天一百万单,则用了超过60个月(5年)。而办公室无人便利货架,涉及到的撮合方比饿了么的三角撮合关系还要复杂。包含场地方、货架方、补货方、用户方四方,甚至可能面对场地方和决策方分离,用户方和买单方分离。而且在这种多角撮合关系中,除了无人便利货架平台本身,其中的任何一方都没有足够的动力或者意愿去推动交易的达成。

总结

无人货架极致的便捷性并且确实能满足部分消费者的需求,也说明了无人货架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但就目前来看只能作为多种商业模式下的一个延伸,一个补充。资本的疯狂和重重缺陷使得无人货架正处于天堂和地狱的边缘,如果不能及时解决目前存在的诸多问题,把握机遇,那么必定地狱无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