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香饽饽”的无人货架 乏态之势渐来

最为新零售的分支,无人超市、生鲜品类等大火之后,占据办公场景的无人货架频频躁动,希望借着新风口爆火起来。领蛙、老虎快购、零食e家、小e微店、果小美、猩便利……各路无人货架层出不穷。阿里、京东、顺丰、饿了么等巨头也将触角伸到无人货架,但无人货架却因供应链、运营、洗牌等问题,日渐乏力,大火背后各种问题已经显现。

被称为“香饽饽”的无人货架 乏态之势渐来

无人货架大火 各路资本齐聚

作为新零售的补充,无人货架主要看重办公室场景,提供小面积、小摊位、无人值守商品贩卖。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推出数据得知,目前我国超过5000万家企业,每年以超过500万家的速度增长,仅仅在一二线城市无人货架便有1亿左右可瞄准的用户。如今,企业终端的货架容量大概在10-20万,目测可形成的市场空间在10~30亿元左右。未来这种市场空间还会增加,由于投资成本小,且便于管理,盈利效果佳,引得不少投资者入局。

据了解,除了领蛙、老虎快购、零食e家、小e微店、果小美、猩便利等新晋无人货架企业之外,阿里盒马鲜生、京东到家GO、饿了么e店便利、顺丰丰e足食等也切入无人货架领域。截止到2017年9月,至少16家企业获得投资,最高达到3.3亿元,融资总额超过25亿元,无人货柜自行取货+扫码付款这种模式不亚于共享单车热度。《2017年中国无人货架市场前景研究报告》表示,到2022年,无人零售的用户规模将达到2.4亿人,而这个数据在2017年仅为0.05亿,这5年间要翻48倍。

“幻乐一场” 无人货架显乏力之态

其实,无人货架和无人货柜与传统贩卖机类似,无非多了一个扫码付款,也算不上新鲜事物。其原型是在日本相当流行的自动售货机,后者早在1888年就在日本出现,并在上世纪70年代快速发展起来,进而在80年代被广泛使用。国内自动售货机也充斥在车站、图书馆、办公楼等地点,也大都配备了扫码付款功能。而如今被搬到无人货架、无人货柜上,并没有实质性的创新,更不具备所谓的变个性。

除此,无人货架还存在供应链精,准运营等问题。某品牌核对前端和后台数据时发现,货损率超过20%,货损最严重的甚至到达39%,有时后台显示货架上还有不少商品,补货人员去了却发现货架已经空空如也。另外,许多无人货架缺乏实地考察,在产品上新和布置上时长出现问题,货物摆放于目标受众需求不符。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表示:“在互联网交易平台中,交易牵涉的方数越少,发展速度越快,无人货架包含场地方、货架方、补货方、用户方四方,甚至可能面对场地方和决策方分离。”

看似门槛较低的无人货架,真正的难点在于规模化运营之后精细化运营,包括销售系统、供应链系统、支付系统、运营系统等环节。无人货架如今面临洗牌问题,不少企业已经合并,这把“虚火”只有解决运营问题的企业才能烧旺,而不是对盲目入局者开放通行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