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共享单车,我在露天场地还看见无人货架的“尸骸”

近日,创业圈最热的词必定是“共享单车”了。2017年下半年起,共享单车已度过爆发式增长的阶段。小蓝、酷骑、小鸣单车纷纷“阵亡”,共享单车“垃圾场”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除了共享单车,我在露天场地还看见无人货架的“尸骸”

2017年,无人货架纷纷钻进各大小区、校园、写字楼甚至出租车,资本助推下跑马圈地的扩张速度远远超过无人便利店,业界俗称“千架大战”。那么,这会成为又一次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式先疯狂后死亡的老路吗?

无人货架会继续走先疯狂后死亡的老路么?

激进扩张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无人货架市场迅速涌入超过50家创业公司,风险投资砸入超过20亿元,其中不乏一些商业巨头。

京东到家Go于今年11月正式对外运营,在短短一个月内,京东到家Go已经覆盖了“北上广深”在内的全国10个以上主要城市,拥有了近万个优质点位,其中包括腾讯、平安金服、58同城、DHL、中软国际、京东等知名企业,服务人群已达到百万级。

除了共享单车,我在露天场地还看见无人货架的“尸骸”

11月初,顺丰宣布推出无人货架“丰e足食”。顺丰方面表示,“丰e足食”属于顺丰在新零售板块,结合自身在供应链、仓储、物流配送的优势,做出的全新探索,是顺丰独立孵化的项目。

12月19日,阿里联合美的集团推出“小卖柜”,正式进军无人货架领域;看似和无人货架八竿子打不着的猎豹移动,也在这一天确认布局无人货架,旗下“豹便利”从11月初开始运营,已铺设5000个点位。

此外,诸如每日优鲜、饿了么、便利蜂、盒马鲜生、三全鲜食等独角兽们,也都基于既有的相关业务,将各自的触角先后伸向了无人货架。

派系纵览:阿里系、美团系

根据凤凰网科技《风眼》绘制的无人值守货架的玩家纵览图显示,目前无人货架的战场上包括主流的18位创业玩家、5家基于原有业务延展的独角兽玩家以及4家已经确认入局的巨头玩家。

除了共享单车,我在露天场地还看见无人货架的“尸骸”

在研究了这张图之后,小编惊奇的发现,众多创始团队大多来自阿里系和美团系。

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为原阿里聚划算总经理,团队的总裁殷志华和参谋长干嘉伟也都出身自阿里,而这两位果小美的核心团队成员,最近的一份工作又都在美团度过。殷志华曾任美团智能餐厅事业部总经理,为美团八大金刚之一;而干嘉伟2011年出任美团网COO,为美团建立强大的地推团队。

猩便利创始人吕广渝为原大众点评COO,此前是阿里“中供铁军”的早期骨干之一;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司江华与吕广渝师出同门,作为吕的后辈,司江华曾任职阿里中供销售主管,后担任美团点评休闲娱乐事业部总经理。

除此以外,美味生活创始人周显军曾为美团第一位90后区域总经理。

这些创始人都曾在阿里和美团担任过类似推广的职务,或许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一些端倪:无人货架竞争的关键是地推能力和点位之争。

除了共享单车,我在露天场地还看见无人货架的“尸骸”

还能活多久?

无人货架的明星玩家、今年快速融资近5亿元的猩便利,由于过于激进的扩张,正面临新一轮融资不畅以致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困难,表面风光背后隐藏的诸多问题正在被暴露。

据悉,猩便利日前和设备提供商、某知名电器企业协商,要求对方停止之前商定采购的冷柜等设备的生产。

有材料显示,为了快速铺量,部分无人货架企业的商务团队不惜高价购买无效点位、捡竞争对手的漏。他们高价收购竞争对手淘汰的点位信息,甚至会对于一些不满足低于风控标准的点位照单全收。

在获得大量融资后竞争变得更为血腥,知情人士称,有的无人货架企业往往愿意贴补数千元,希望企业把竞争对手的货架更换成自己货架。

除了共享单车,我在露天场地还看见无人货架的“尸骸”

实际上,这种不惜成本的“投入”更像是为了获取表面市场领先进而获取后续融资的非理性打法,在经营上只会造成高额的成本,很难获得正常收益。

一面是融资越来越困难,一面是高投入低收益,无人货架究竟还能撑多久?

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认为:“窗口期是3-6个月,从现在算起,很快就会有一些里程碑式的结果。”

共享单车从真正火爆到迎来倒闭潮,大概一年的时长,这个过程放在无人货架领域,时长可能会进一步压缩。业内人士认为,在2018年上半年就将会出现无人货架企业的倒闭潮。

有一天,我走在露天场地,看到共享单车旁边躺着无人货架的“尸骸”,我不会感到任何惊讶,那你们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