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零食货架,将何去何从?

共享经济时代,当我们还没明白办公货架火爆的原因时,领域里的创业公司决定退出办公室了。现在的七只考拉、果小美在内的公司都在考虑进军学校甚至社区等更多场景。

办公零食货架,将何去何从?

在传统零售场景中,零食本就属于高毛利商品。但在大多数办公室零食货架的创业者看来,办公室货架上 30 到 40 个 SKU(库存量单位)的零食只是他们接触消费者和线上流量的第一步。更大的价值在于获取线上流量之后的精细化运营。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领域的多数公司不愿意将自己称为“办公室零食货架”公司。例如,果小美的目标是打造一个新零售版的聚划算,而猩便利实际是以新型便利店为轴心运作。

在北京布局 5000 个货架、进入 3000 多家公司的七只考拉,把公司定义成一家“近场零售公司”——目标是“解决用户 100 米以内的消费需求,并且,让用户的消费需求能在三秒内被满足。”本质上,这些公司满足的都是越来越极致的用户需求。最先从办公室切入,原因是办公室白领的用户精准、素质较高,在这个场景中的停留时长也足够长,是一个适合最先入驻的场景。

办公零食货架,将何去何从?

所以,目前的办公室开放式货架的形式,和零食品类的库存数量是不能满足目前的场景扩充需求的。包括番茄便利、七只考拉、每日优鲜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已经研发并投入了封闭式的智能货柜。如七只考拉发布的智能便利柜考拉盒子,内设有传感装置,消费者利用微信扫码打开货柜,选择带有可识别标签的商品,商品就会从出口出来。虽然他比便利店方便,货架的铺设成本也更低,但在运营过程中,应链、仓储、物流配送方面的成本是无法忽略的。能否提高这些环节的效率,将直接决定它的优势存在。

现在行业领域的公司都在尝试新的模式和方案,但所执行的方案中是没一个行得通的。它不同于四通一达和闪送所在的传统物流,目前,货架商品的物流配送是穿梭于办公室楼宇中间的,相当于进入城市末端。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的看法是:如果某个封闭区域全部被打通。

办公零食货架,将何去何从?

但能否实现这个目标的关键还是密度。因为自建物流是一个艰巨的为题,就连一直声称自建配送体系的美团外卖和饿了么都因为“不堪重负”开始尝试与第三方物流公司合作。在传统零售行业,供应链效率是最核心,也是重要的环节。这个定律在新零售同样适用。在今年 4 月正式投入运营后,七只考拉暂时把业务范围固定在北京进行尝试。而经过将近六个月的试验和供应链打磨,七只考拉的货品毛利达到了 35%,并在望京等实现了区域性盈利。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商业模型,可越往后问题越多:固守一个区域是否会错过规模化的时机?地区性的团队稳扎稳打,是否会给其他顶部公司带来难以驱逐的困扰。纠结的背后系统的流畅性,只有铺设地域广,场景多,成本得以管控,供应链才更高效,商品得以更快补充供货,以支撑继续它的扩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