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货架丨“低配版自动售货机”凭什么取悦资本市场?

继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之后,资本市场又迎来了一位一身互联网基因的“新宠”——无人货架。9月份至今短短两个月时长,无人货架已公开的融资就已超过25亿元,包括盒马鲜生、猩便利、友盒、小e微店、七只考拉等,阿里、京东、顺丰等互联网巨头亦有所涉足。

无人货架丨“低配版自动售货机”凭什么取悦资本市场?

与此前雷声大雨点小的无人便利店不同,无人货架主打“小而美”和“精准”。这类无人货架的应用场景主要是办公室,目标客群为都市白领,所售之物涵盖零食简餐,火腿肠泡面等等。与各种“黑科技”加身的无人便利店相比,无人货架的大多简单粗暴。它的基本构造就是一个摆满了各种商品的普通货架。架顶上附二维码,消费者选购所需商品后,需要扫描二维码,并在购买界面自主选择所购商品后付款。

无人货架丨“低配版自动售货机”凭什么取悦资本市场?

然而仅仅如此,所谓的无人货架也不过是个“低配版”的自动售货机而已,见惯大阵仗的投资者为何愿意为之买单?事实上,投资者最看重的并非是它的模式有多先进,而是通过这种模式可以最大程度上的触达消费者,并将成本压缩到极致。

对于消费者来说无人货架最大的优势是,抓住了办公室白领爱吃零食,且罹患“懒癌”的特征。上班族一天中大部分时长是在办公室中度过,根植于办公室的无人货架在空间距离上就与消费者无缝对接,省去了下楼购买的麻烦。

无人货架丨“低配版自动售货机”凭什么取悦资本市场?

此外,无人货架占空间小,物料成本低廉,布局一个无人货架的成本除去前期软件开发之外,只需要购买一个货架并贴上二维码;无人货架不需要独立空间,省去了实体便利店中最为昂贵的地租成本;扫码后自助结账,最大程度上消弭商品与系统关联所产生的电子价签等运营成本;由于规模较小,品类有限,为单个货架补货不需要太多的时长和人力,且城市写字楼、办公室大多集中分布,同一个补货员可以为迅速多个点位补货,人员成本压的极低。

不过,就是这种“极简”的操作模式为无人货架带来了一个极大的bug——无法控制的损耗率。

无人货架丨“低配版自动售货机”凭什么取悦资本市场?

在连监控摄像头都没有装备的无人货架上购物,消费者结账与否完全靠个人诚信把关。尽管办公室属于封闭式社交场景,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但道德约束能力毕竟有限。说白了,就算同事能看见你扫了码结了账,可谁知道你是付了全额还是随便给了点钱意思一下?如果整个办公室氛围不好人员素质偏低,大家一起白吃白喝也不是没有可能。

结账操作的复杂性和滞后性,事实上也纵容了很多无意识的逃单行为。被各种智能设备惯坏,或者对黑科技无人销售抱有迷之幻想的白领们可能天然的认为无人货架与自己的银行卡有着某种玄学领域的关联,不用动作就能扣款。或者,只当它们是公司免费提供的暖心福利,根本就没有要付钱的意识。

无人货架丨“低配版自动售货机”凭什么取悦资本市场?

事实上,超市、便利店都存在一定损耗率,商品损耗率是要计算在店铺运营成本之内的。无人货架的一大优势就是压缩成本,如果将商品损耗也算到成本之内,无人货架优势又将如何体现?盈利模式何在呢?

当然,无人货架管理损耗率的方式通常也比较简单粗暴,一言以蔽之,“赔了就撤”。

与近年流行的大多数炒“新零售”概念的互联网项目一样,无人货架还有一个卖点就是“线上线下一体”,互相引流,并据此得到有效数据,进而挖掘数据价值。那么,无人货架能否带来有价值的流量数据呢?

无人货架丨“低配版自动售货机”凭什么取悦资本市场?

目前来看,无人货架的线下购物和线上支付是相对独立的。在理想状态下,无人货架确实可以以成本极低的方式量化消费者的线下购买行为,然而受到空间、环境、陈列面积等多方制约,无人货架创造的消费场景非常有限,其选品也带有一定的偏好性和目的性,调查样本太小,数据流量的广度和可信度势必大打折扣。很难想象一个只卖数量有限的零食,泡面火腿肠的货架会统计出多少有效的数据。

特定的消费群体大多有比较固定的消费习惯,规模较小,消费人群固定的无人货架很难持续形成新的有效数据。当然,无人货架陈列的商品会根据消费者的喜好不断调整,而数据分析在这一场景下的应用,是通过大量的销售数据,预估消费者的偏好。或许,未来的无人货架会更加了解消费者的口味,从而精准选品,提高销量。

当然,一切都要建立在消费者乖乖付钱的前提下。

(来源:山东电商 微信号:sddsz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