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货架: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

办公室货架: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

每到下午三四点,同事都喜欢去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买下午茶回来。自从前几天公司进驻了一个办公室零食货架之后,大家就很少下去买零食了。共享经济过后,无人零售成了资本追逐的下一个风口,随之无人货架也成为了资本的必争场地,它比楼下便利店更方便,比O2O更快捷。办公室货架,简单来说就是无人值守零售在办公室的场景化演绎。这种无人业态,源于共享单车,和迷你KTV、无人便利店同期兴起,但流行于9月,在北上深的办公室里,我们陆续看到了猩便利、果小美、哈米魔方、每日优鲜便利购、七只考拉、领蛙、番茄便利、零售e家等零售货架。

无人货架的出现,恰恰迎合了人类不劳而获的本性,也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正所谓“懒人经济”,外卖、网购、跑腿服务等等赚的都是这个钱,无人货架可以说是将这种经济模式极致化。

尽管市场已经被验证,但结局却是个谜。是凤凰涅槃?还是一地鸡毛?我们先来看看已入局的零售货架现状:

据了解,两个月内入局的无人货架项目已经超过了35个,被披露获得融资的近30家,背后更是有了超过30 亿人民币的「热钱」流入。入局者除了阿里、京东、美团这些「大佬」,还有每日优鲜、猩便利、哈米等等在 O2O 和电商领域早有经验的「明星团队」。商务部发声支持相关业态发展,无人货架这场游戏,好像不再是创业者凭空捏造的新概念。

办公室货架: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

上表为部分办公室无人货架创企信息梳理(来源36氪)

1、分野渐成的无人货架

有人算过一笔账,无人货架按照顶峰铺设100万个办公室货架计算,这个市场顶多不过500亿的市场。这与5万亿的电商市场(2016年数据)以及30万亿的零售大盘子相比,确实微不足道。不过从无人货架出发,向外延展至线上、便利店、门店等价值才是真正无人货架的核心价值所在。

按照这种思路,办公室无人货架看似是一个赛道,但其实早已开始分化为三种不同模型。目前来看,这三种模式主要是:

办公室货架: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

模式一:导流线上型,把无人货架当做一个线下的流量入口,通过线下导流到线上。这一模式的典型代表有:每日优鲜、果小美等。通过线上选品、支付,货架直接取货。如果线下用户足够多,那么线上支付成功页面的流量将会非常大,由此页面进行线上的转化成为可能。如果能进入100万个办公室,每个办公室每天即使只有10个人扫码,也是千万的UV。这可能是一个大几千亿的赛道。

模式二:货架便利店互动型,典型代表有:猩便利、便利蜂。便利店仓店一体,支撑仓储、门店、物流等多项功能,无人货架作为高峰时长分流工具,并起到延伸用户触点、强化品牌效应等作用。

模式三:平台型,即搭建无人货架作为一个平台,供货由商家供货,平台负责整体选品、补货、管理等,并从中抽取平台佣金。典型代表有:京东到家、饿了么。京东到家和饿了么都是起家于O2O,有着很强的平台思维,在商户方面资源更为丰富,做平台也顺理成章。无人货架由于离用户更近、更唾手可得,对于之前的到家服务必然会形成一定冲击,因而此次京东到家、饿了么入局更多的是被解读为防御性布局。但也不排除有做大的可能,毕竟线上流量金贵的今天,能找到优质的低价线下入口确实诱惑颇大。

办公室货架: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

2、小市场与高风险

无人货架是零售终端的一种迭代,与其最为类似的零售业态是自动售货机。目前我国约有30万台自动售货机,在铺设成本和运维效率上,无人货架与自动售货机相比更具优势,但场景受限也大,无人货架点位规模很难突破自动售货机的规模。

除了自动售货机,无人货架与便利店业态也较为类似,但受限于商品SKU,无人货架也只是切到便利店小部分市场。如果单纯估算办公室无人货架传统零售的市场规模,目前普遍认为在300-500亿元,对于动辄就是万亿级别的C端消费市场,无人货架不是一个大市场。

办公室货架: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

市场不大,是否存在高利润率呢?

据无人货架创业者透露,一个无人货架月销售额在1500-2000元左右,毛利率占营收的25-30%,货损占3-7%,物流成本占10%左右,运营成本在5%以上,货架一次性投入几百元,投入产出基本持平。由于抢占点位的竞争日渐激烈,一些无人货架创企开始给企业一些补贴(租金),未来没有租金的优势极有可能越来越小。

所以,不管是市场规模还是利润空间,单纯的无人货架传统零售算不上一门好生意。传统零售市场有限,是否还有无人货架背后的新商业构想?我们静观其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