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款洗发水在不同的超市价差达到42元,这是搞什么鬼?

同一款洗发水在不同的超市价差达到42元,这是搞什么鬼?

超市物品的价格差

华说

买东西,货比三家是常态。比什么呢?比卖相,比质量,也比价格。对顾客而言,同样的物品,自然是价低者为上也。在上海,做“比价”这件事情的,不仅有个体的消费者,还有一个政府职能部门——上海市发改委。不定期地,它会向社会公开发布超市的某一类商品之价格信息。

最新公布是洗发水的价格信息,涉及飘柔、海飞丝、潘婷、清扬、巴黎欧莱雅、丝蕴、多芬等品牌,价格数据采集自沪上46家超市。从这份“超市商品价格信息专项公布采价表——洗发水”中可以看到,同一品牌同一类别同一规格(即同一物品)的洗发水,其在不同超市内不同门店内价格差是显著的。譬如说,潘婷染烫修护洗发露(750毫升)在家乐福超市金桥店售价39元,乐购超市上海大连昆明店和松江店标价69元,价差达30元。巴黎欧莱雅角质顺滑去屑洗发露(700毫升装)在大润发闸北店售价25.44元;在世纪联华南汇店、鲁班店等7家门店售价62.60元,价差达37.16元。价差最大的是清扬男士去屑洗发露(清爽控油型/750毫升),其在卜蜂莲花船厂路店等三家超市最划算,44.9元;在乐购中华新路店、大华店等五家超市卖86.9元,价差达42元。达到同样价差水平的还有海飞丝去屑洗发露(怡神冰凉型/750毫升),其在沃尔玛超市上南店、甘泉店、五角场店售价48.80元。而在家乐福超市的金桥店、斜土店、中山公园店、曲阳店、青浦店;卜蜂莲花超市新港店售价90.80元。

同一物品在不同的商店卖不同的价格,这一现象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局限不同,价格是以有别也。不可能错,因为是套套逻辑。正确的废话,说了等于没说。这里具体讨论上述洗发水的例子,其价差从何而来?不妨提出若干假说,再加以验证,蛮有趣的。

假说一,超市进货渠道不同,价差源自采购成本不一:进货成本高,售价高,进货成本低,售价低。这是说,售价最低的超市,其进货成本最低。但这里有两个验证通不过:其一,产销对接进货成本最低,上述的超市皆属知名大型超市,无一不是与洗发水厂商“产销对接”的;其二,同一超市大抵是集中统一采购,因而不同门店的进货成本一致,然而门店的零售价大不相同。在上海市发改委公布的采价表上可以看到,飘柔家庭护理系列——长效清爽去屑洗发露(750毫升)的最低价是26.60元,为沃尔玛五角场店,但沃尔玛上南店的售价29.80元。同一款商品,最高价出现在家乐福斜土店,售价36.90元,家乐福中山公园店的售价为30.10元。由此可见,超市不同门店的价差无法用进货成本来解释。

假说二,一般而言,竞争越激烈,价差越小,价差源自超市所在区域的竞争格局不同。此假说意味着,超市密集的地方,竞争激烈,门店的价格低,价差小。从上海的超市布局来看,外环以内的所谓“中心城区”超市卖场密集,远郊的金山、青浦、南汇相对稀少,推论是,郊区超市门店的价格高,价差大。然而,事实并不如此。还是以飘柔家庭护理系列——长效清爽去屑洗发露(750毫升)为例,位于徐汇区的卜蜂莲花船厂路店、家乐福斜土店、世纪联华体育场店的价格分别是27.70元、36.90元、31.90元;位于青浦区家乐福青浦店、农工商超市50店、世纪联华青浦店分别为30.10元、30.80元、31.90元。价格最高的出现在市中心的家乐福斜土店(36.90元),其所在区域的价差达到9.20元,远高于在郊区的青浦区域1.10元的价差!这一事实,否决了竞争格局之说。

假说三,购买力的强弱导致价格差异,购买力强的地方,定价高,购买力弱的区域,定价低。一般而言,城市的购买力高于郊区。推论是,市中心门店的价格要应该高于郊区。事实如何呢?飘柔精华护理系列—焗油护理洗发露(750毫升)在世纪联华超市南汇店、鲁班店、体育场店、西郊百联店、东宝店、嘉定店、青浦店售价均为56.6元,市中心和郊区一个价。不止此也,从上海市发改委的采价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若干品类洗发水的最高价恰恰出现在青浦、金山、南汇、奉贤等属于郊区的区域!

然则这全市范围之内的超市商品之价差,尤其是最低价与最高价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价差?以愚观之,这最低价和最高价的出现,没有规律性可言,因而,价差如此之大,可以接受的解释,是起自于不同超市门店的自主促销行为。人所皆知,超市卖场的促销活动一年到头几乎从不间断,但往往不是全场优惠,而是根据时令的变化,或者人造的主题,选择一些商品,以夺人耳目的低价大造声势,以期吸引消费者入场。这些商品的价格,往往低至成本或者成本以下,一般有数量和时长的限制,但因为价格低得夸张,足以有吸引眼球之效果。当这一促销价格信息被采集,与其他超市门店正常销售的价格消息相比对,便出现了显著的价差!没有疑问,过了一段时长,如果同一物品再采集一次价格信息,最低价与最高价的超市门店,已然易主。也就是说,同一物品价格差如此之大,其中有着商家“造价”或者做价的因素。

想深一层。物品价格价差的出现,讯息费用的存在是一个重要因素。然而,讯息费用不足以解释价差的全部。因为即使讯息费用不存在,人人皆知市场上的最低价,价差依然会出现。譬如说,从上海市发改委公布的洗发水价格信息可知,飘柔家庭护理系列——长效清爽去屑洗发露(750毫升)的全市最低价是26.60元,信息公布之后,超市之间的差价会消失么?不会,因为居住在别处的人们不会特地跑到那家超市去购买——这需要付出交通费用和时长代价。再进一步,即使不考虑交通费用和时长代价,价差还是存在着:在不同的网站上,同一物品依然有价差。这里的价差,余以为,主要是起自于商家促销,“造价”或者做价的缘故。而在真实世界中,商家的促销无时无之,无地无之。换言之,商家的“造价”或者做价,是价差存在的一个因素。

选择一些商品大搞促销,对超市卖场而言,主要是“抛砖引玉”,将消费者吸引入场。超市卖场那么大的地方,顾客进去了,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不会单买促销的商品,总要同时买一些别的东西,从而带动了超市整体的销售。实际上,超市卖场一个排开的收银处,往往会大排长龙,等候结账的时长颇长,你不会单单为了买一瓶汽水或者可乐而去超市卖场,需求定律使然也。

可以与之的印证的,是便利店的促销。日常观察所见,便利店一般不采用某些商品“大特价”之类促销方式,因为便利店店面小,没有超市卖场的纵深可以留住顾客,如果采用超市卖场的方式,容易血本无归。但其也有提升销售的方法。比如说“阶梯式定价”:某种商品,“购买第二件5折”,消费者购买第一件商品时,是原价,购买第二件商品时,只需支付半价,从而鼓励人们多买。从经济学上看,这是利用价格分歧榨取消费者盈余之法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