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市“换血”押注超级物种 京东对标阿里的第二战场?

京东当年投资永辉已赚翻倍。

在新零售的战场上,除了阿里、京东巨头之外,永辉、大润发等传统商超企业也开始了自己的征程,其中尤以永辉最为激进。

永辉超市“换血”押注超级物种 京东对标阿里的第二战场?

近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董事郑文宝、叶兴针,副总裁谢香镇、陈金成辞职,辞职原因主要是因个人原因及为继续支持公司成为更开放型的公众公司及科技型零售企业,更好地服务社会及为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

去年4月,永辉的执行副总裁、总裁李建波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职。他于2010年加入永辉,也是永辉第一任职业经理人。在其任职期间,永辉超市完成了传统商融合电商的过程。

频繁的高管离职,不禁令外界对永辉产生诸多猜测。由于永辉超市在新零售方面持续发力,其“超级物种”计划明年要开到100家左右。这也极大刺激了其股价的持续上扬,市值最高达千亿元。10月18日,永辉超市收盘价为8.88元/股。而就在前日,其股价创出了近一年来的新高,摸至9.2元/股。

永辉超市“换血”押注超级物种 京东对标阿里的第二战场?

按此逻辑,永辉的未来一片大好,那高管为何要频频离职呢?答案或许也很简单,要么永辉经营策略发生重大调整,抑或出现内部矛盾。

超级物种进化简史

国庆前夕,永辉旗下超级物种北京首店正式亮相。该店采用了“店中店”模式,在永辉超市鲁谷店内开设,与原本的永辉超市绿标店共享客流。北京首店也延续了超级物种在其他地区的经营模式,进驻鲑鱼工坊、波龙工坊、盒牛工坊、麦子工坊、生活果坊、花坊、咏悦汇(酒类)7个物种,面积近800平方米。

“超级物种”是永辉于2017年创立的全新品牌,通过超市+食材餐饮+永辉生活APP的模式,为消费者打造不同场景的新零售体验。

今年年初,永辉在大本营福州开出第一家超级物种,随即受到热捧,成为零售业网红,此后超级物种陆续拓展,目前已有12个门店,分布在福州、厦门、深圳、南京、北京5座城市。

超级物种的开店速度还将持续加快,除了与永辉超市绿标店捆绑,也会独立出现在其他商场等地段,永辉董事长张轩松通过媒体透露,超级物种未来有意出海,将在曼哈顿和硅谷设店。

超级物种也成为永辉继“红标店”、“绿标店”、“精标店”和“会员店”几次店面升级后,探索的又一种全新业态。永辉的店面升级史,实际上也是消费升级的体现,超级物种则成为永辉逐步走入中高端消费领域的又一突破口。

超级物种从永辉一贯擅长的生鲜入手,侧重精品生鲜,生活食品,在店面扩张的同时,在内部继续孵化新的物种,在超级物种这一品牌之下,进行快速进化迭代,这样做也能让整个品牌始终紧跟消费热点,并且保持新鲜感。不同的物种能够自由组合,不同门店根据供应链等实际情况搭配,这样做也增加了开店的灵活性,体现了超级物种这一属性。

一边是超级物种的加速奔跑,另一边,永辉内部的变革也在持续进行。永辉在去年就取消了原有的三大事业部,将三大事业部的职能分散到以品类经营为单位的营采合一小团队,内部称之为“商行”,上述离职高管中的3人就是这三大事业部的原负责人。业内人士表示,永辉此次高层变动是为了能够进一步推行“合伙人制度”。

永辉的合伙人机制,是由门店合伙人自行推举一个人任命为店长,负责对整个团队进行组织经营,依据一定规则进行利润分成。这种合伙分红激励模式保证了永辉在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

可以发现,去职能化、去管理层,全面推行合伙人制度,依然是永辉内部变革的重点。超级物种的工坊也是这种模式的实践者,每个工坊由独立团队运作,自负盈亏,员工有机会参与利润分成。

针对永辉的变革,申万宏源分析师表示,本次辞职的董事和高管人员均为公司初创期的核心骨干,吐陈为了更好纳新,管理团队更新助力公司成长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超级物种VS盒马鲜生

但在永辉进化成为伟大公司的路程中还站着几个拦路虎,盒马鲜生将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永辉超市“换血”押注超级物种 京东对标阿里的第二战场?

盒马生鲜背后是阿里,而超级物种东家永辉的背后,是连接着另一大电商巨头京东。因此,在超级物种刚出世时,就有不少人猜测,超级物种是永辉和京东联合,对标阿里盒马鲜生的产品。

不过,从实际体验来看,目前的超级物种和盒马鲜生仍有着些许差异。并无传统零售基因的盒马鲜生更注重线上效率,主推APP和线上支付,通过用户线下体验,将用户引流到线上,提供附近区域快送,着力打造“线下体验,线上消费”的模式。

而超级物种更注重线下的场景体验。餐饮业态更强,依托于永辉超市,在生鲜供应链上也具备优势,虽也通过永辉生活APP进行线上导流,但线上效率不高。在配送终端上,配送体系也不算成熟。目前,超级物种北京店虽已接入永辉生活APP,但物流由京东达达负责,尚未使用永辉自有的超级外卖。

2015年,京东以43.1亿元入股永辉超市,随着永辉股票的上涨,如今已增值到84.6亿元。此次入股让京东收获颇丰,不过似乎也仅此而已。永辉与京东的合作,曾被外界视做双方在探索线下与线上深度融合过程中的一次优势互补。毕竟,线上线下的融合拥有巨大的市场潜能。

永辉超市“换血”押注超级物种 京东对标阿里的第二战场?

但实际上,双方并没有在业务层面展开深度结合,依旧是各自为阵。京东自行开设线下实体店,在对新零售的布局中并未出现永辉的身影。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表示,京东的角色是定位于财务投资者。

这也意味着,超级物种的线上拓展未必可以乘上京东的顺风车。在与盒马鲜生的竞争中,它仍然要重视如何提高线上的效率,以及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效率。

传统商超还能怎么玩

在传统商超“已死”的争论中,传统商超已加速了转型升级的步伐。不管是因为跟风还是自有发展逻辑,搭建全新的消费场景,布局线上,成为传统商超争夺新零售市场的主要发力点。

在北京市场,物美引入超市+餐饮的业态,在个别门店加入“虾兵蟹将”、“牛市”等餐饮类档口。大润发推出的大润发优鲜APP,也主推生鲜。此外,投靠互联网巨头,也成为传统商超的新选择。沃尔玛不受关店潮影响,与京东展开深度合作,持续发力线上。

新零售的概念目前尚无明确界定,以永辉为代表的传统商超们,实际上还处在模式的探索期,各家都在尝试孵化一些新的业态,投入市场试水。不管是独立发展,还是投靠互联网巨头,在这片红海的争夺中,如果无法保证线上和线下的深度融合,所谓的转型升级实际上也未必乐观。毕竟,线上布局并不是一朝一夕之间的事情。当然,这也在考验着传统商超们布局线上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也在影响着传统商超在新零售市场中的话语权。

新零售的市场还在吸引着更多入局者,在对新零售的布局中,线上与线下的如何进行有效结合,则成为入局者们都需要解决的问题。

·END·


明天财讯

所见即价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