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失火背后:王卫也遇扎心事,顺丰东西湖片区被戏称百慕大

位于武汉市的东西湖区,可能是顺丰速运(下称“顺丰”)最没有欲望提起的业务地区之一。

诸多报道显示,很多年以前,这儿就是快递消费者的恶梦。曾有人将一口高压锅在此寄出,结果变成了一块石头。后来有人把苹果手机发往别地,收件方只得到了包装盒。还有从外地寄来的新婚用品,在这儿停留9天后不翼而飞。

在媒体公开报道中,这里还发生过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快递事故,和毒品、诈骗、偷窃有关。前几年,一名臂力惊人的快递员,徒手拆开超市门锁,入室行窃。(以上编注:案例均出自武汉市东西湖区,非一家快递公司所为)

直到今天,不对劲儿的事情依然没完没了。武汉市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对当地投诉电话的统计中,网络购物占了绝大多数,且连年增加。

被外界普遍认为口碑最好的顺丰,拿这儿也没办法。匿名网友把顺丰位于此处的集散中心称为“百慕大三角”,如今成了消费者的投诉密集区。

更多人发现,顺丰快递一旦进入此地,马上“逆风”。包裹在东西湖区的集散中心之间来回换手,就是不发。要么停留原地不动数天。最诡异的发生在2016年2月份,一件广州直发杭州的快递,莫名滞留40小时后,“瞬移”至武汉东西湖区集散中心。

仓库失火背后:王卫也遇扎心事,顺丰东西湖片区被戏称百慕大

(部分物流信息记录)

仓库失火背后:王卫也遇扎心事,顺丰东西湖片区被戏称百慕大

(部分物流信息记录)

一批批投诉电话打进去,往往石沉大海。记者守在电话前,就一个已经在当地滞留5天的包裹提出疑问。客服满怀歉意,“往年都这样,请您耐心等待,已经替您催促了。”

现在,百慕大还要再多出一个称呼——“快递坟场”。2月3日,位于当地的顺丰转运中心起火,大火卷入无辜包裹。这天之后,一名女士被告知,她的快递(手机)只能赔付原价的40%。而事发当天,这家公司表示全力保障客户权益。

更离奇的还在后面,顺丰迄今没有公布起火案情,也没有事故原因报告。甚至记者致电当地顺丰工作人员时,对方均矢口否认失火事件。被无意吐槽的百慕大,仿佛一语成谶,无情吞噬一切。

“不存在”的火情

为获知具体起火原因,2月5~6日,记者有如下经历:

先是打给东西湖区派出所,对方称,起火当天是走马岭派出所出警。

记者打通走马岭派出所,接电话的警员称对此事不清楚,并不耐烦地告诉记者没有领导批示,无可奉告。

随后,记者打入武汉市公安局,被告知此事归东西湖区消防大队管。

当记者拨通东西湖区消防大队电话时,值班人员说打错了,应该打给走马岭消防中队。

记者又打给走马岭消防中队,接线员称不清楚此事,并留下一名罗姓队长的联系方式,告诉记者这是火警负责人。

记者只好说明来意,并拨通该号码。但这位罗队长始终没接电话。

至此,不仅弄清楚起火原因成问题,甚至连是否有过火灾都成疑。在上述执法部门的官网上,记者均未发现此次事故的公告。网络上,除了第一物流全媒体当天刊发的突发新闻,再没有更多线索。

问题在于,事发当天,顺丰仓库起火视频中清楚地记录了执法部门的身影。而这一场大火已得到顺丰公共事务部的承认,并称已配合当地警方做事故调查。但随后关于事故原因调查的进展,顺丰公共事务部负责人均不再回复记者的任何提问。

2月6日,记者致电当地顺丰东西湖区一名负责招聘的王姓经理,后者直接回复说“假新闻不要信”。2月7日,在和顺丰武汉客服的通话中,客服没有正面回复记者对火灾新闻的疑问。

这场大火好像从未发生过。如果发生过,结合目前的各方线索来看,更像是被老天爷的一场降雨浇灭了。

走马岭街道办的一名值班员对顺丰仓库起火的事情有印象,“听别人说过。”另一名武汉籍的市民在微博上也看到了顺风仓库起火的消息。

在微博上,用户名为“武汉同城会”的认证账号,转载了第一物流全媒体的起火消息,但起火原因被错误地描述为“货车发动机过热”。一名微博网友留言讽刺,“不知道是谁会编?”

总之,目前的事实是,顺丰转运中心起火确有其事,但事故原因到目前为止一直成谜。

已经造成的伤害

顺丰转运中心起火后的第二天,顺丰客服的电话就打到了一位托朋友代购的用户那,对方表示东西湖仓库起火,包裹已经找不到了。提出按保价赔偿。

结果是这件价值近3000的包裹,只能按照2000的保价赔偿。如果用户同意,赔偿金马上就能到位。

该用户拒绝,同时拿出发票与顺丰谈判到底。“我一年从顺丰这走100多件,没想到碰上这种事。”

另一位不走运的女士,因为相信顺丰品质而寄送出一部手机,结果途径东西湖,被无情烧毁。可她说,只能得到手机价格40%的赔偿。

这只是记者已知的两起案例,在东西湖仓库起火前后,有更多的包裹被卷进顺丰“百慕大”,陷入无休止等待。一名不知情的消费者看到新闻后,脱口而出,“我的巴西龟还在那!”而这显然不会有任何官方赔付。

有关快递包裹,因在运送过程中丢失、损毁的赔偿问题早已不是个例,而快递公司普遍遵循的赔偿规则也长期备受诟病。

刨除那些权责不够清晰的复杂案例,仅仅把目光锁定在顺丰东西湖转运中心起火上——相信不止一个人会有类似疑问——因为顺丰在管理上某种缺失造成的灾难,让用户承担了不该承担的损失,现在用户还要因为没有保价,或者保价不够,自掏腰包。

真的合理吗?

大火没长眼睛,它可不会只烧那些保价商品。

临时工的烟头儿把仓库烧了?

尽管事故原因尚无定论,但一些线索缩小了火灾起因可能性的范围。

每年春节前后,当地顺丰都会临时招募一批“短期工”,目的是应付春节出现的用工荒。

前文否认起火的王经理就负责这项工作,曾在东西湖区吴家山集散中心招工半年的一位匿名人士,也向记者确认了年底招工的消息。

这些临时上岗的快递员,有些完全没有快递工作经验,比如记者。

当记者打电话给上述王经理时,后者已经回了老家准备过年。他提出两种工资结算方式,一种是日结,140元;另一种是统一结,按照150元每天算。而记者只需要提供手机号和名字。

仓库失火背后:王卫也遇扎心事,顺丰东西湖片区被戏称百慕大

当记者就仓库起火安全隐患疑提出担忧后,后者语速突然加快,且不耐烦。“假新闻不要信。”这位王经理接着说,“就算起火也没事,前些日子附近小区还着火了,很正常。”

通话当天晚上,记者接到一条短信,通知记者明晚到东西湖区顺丰西门集合。这位王经理还提醒记者,一定要联系“胡主管”,不然被别人领走不给工钱。至于为何会被别人领走,他只说“到了联系胡主管”。

但事实上,这位“胡主管”根本不是什么主管,他只是一名散工和雇主之间的中介,负责为快递公司输送廉价劳动力。

集合地点最后被定为附近的一家沙县小吃,而王经理口中的其他人是给其它集散中心招人的掮客。顺丰在东西湖地区不同的集散中心,各自招兵买马,还时常抢人。

仅在最近几天,胡主管就为王经理找来了几十号临时工,这些临时工套上顺丰工服,摇身一变“正式员工”。

谈起2月3日的火灾,这位胡经理满不在乎地表示,嗨,一个跟你们一样的人在里面抽烟,没掐灭,着火了,就这么件事。

这种说法没有得到顺丰官方确认,确切说——对方对此事仿佛进入了静默期,闭不开口。

据了解,快递公司年底招人已是业内潜规则。一名其它快递公司的管理人员告诉第一物流全媒体记者,这种短期行为一般出不了什么大问题,即便出现小问题也可以解决。“按理说,快递公司基本都有不记名的雇主责任险。有损失也不会很大。”

但这解释不了顺丰“百慕大”的谜团。

记者搜集的相关资料显示,顺丰位于东西湖的集散中心在过去几年里几乎一直问题不断,不算投诉密集的“双十一”和春节,其它时长段也常出现“快件没理由滞留”的情况。顺丰的客服告诉记者,武汉东西湖这个地方常年如此。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管理缺失?为何缺失?为何一直缺失?人手不够?为何不够?顺丰待遇不是很高吗?

答案在风中飘。

写在后面

不知道王卫先生如果看到,做何感想。

2011年,这位倍受尊敬的民营企业家说,“我们说追赶国际快递大企业,追赶的是什么?我想首先不是规模,而应该是服务质量和声誉,追求像他们一样受到消费者的认可和社会尊重。”

但愿这句话在顺丰上市之后、商业创新满天飞的今天,依然有效。

(记者 刘宇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