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蜗居一族:仓库都要租不起了!

今年1月份香港有人发明了一种面积在10到15平米大小,可供一二人居住,配备煮食和浴室设施,连装修造价只有12万港币的“水管房屋”,这种房屋在任何空地都可使用,还可以叠加,缺点是没有电力、排污、供水系统。

香港人发明这样的房子实属无奈,因为目前连只有5平米大小的笼房价格都要达到2000-4000元港币。然而,不仅仅港人大唱居不易。上海的蜗居者也在为居高不下的房屋租价,感叹租房难。

此前丁祖昱对上海、深圳的出租住房市场进行过统计,发现需要3000元月租金以下房屋的人群占租房者总量的26.4%,但两地能满足这一价位需要的房子只有11.9%。

很多人因此不得不住到地下室,甚至厂房、仓库里。但是,高力国际的一项统计,却让上海的“蚁族”在冰寒地冬的严寒下“透心凉”。高力国际的报告称,上海物流仓库租金涨幅录得历史新高。全市平均租金环比上涨4.4%至人民币1.37元每天每平方米。

以这个单价估算,一间20平米的仓库,一个月至少得800元。按照去年上海人均不足5000元月收入的收入水平,即使是住仓库,花费也要占到月收入的1/5。

对那些在上海打工的外地人来说,真地是越来越住不起。而如果快递小哥、出租车司机、保姆、裁缝、锁匠……都要离开上海,或者因此要求涨薪,也许上海明年的物价还会更高。

教授很想请长租公寓企业,能关注下这一些群体,推出针对他们的房子,让他们能够住得安心。

今年1月,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牵头,上海中估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师范大学房地产经济研究中心和上海房屋租赁专业委员会联合组成的上海住房租赁价格指数监测办公室2017年上海市住房租赁市场发展报告》,显示申城去年租赁价格指数降去2%。

尽管如此,高昂的租金却依然带给租客很大的生活压力。全市住房平均单位标准租金为62.5元/平方米/月,其中最高为内环内98元/平方米/月,最低是郊环外25元/平方米/月。

虽然,单位租金不算贵,但是每套房的套均租价却不便宜。按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平均租金收入比达到36.8%。这代表一个月薪达到税后1万的白领,每个月至少要付3680元的房租才行,生活压力之大显而易见。

实际上,上海规划在五年内供应70万套租赁住房上市,并且允许去年禁售的酒店式公寓作为住宅对外出租。

但在供应量加大,且单位租金下滑的大背景下,在上海租房依然不容易。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上海加大了对群租房的整治,很多隔断被拆除,减少了租客可以租到的低价出租房间数,也导致了在租的房间单间房价的上升。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品牌长租公寓企业批量涌现后,四处大规模抢房。那些比市场价略低的公寓一旦出现,就会被抢走。有这样的大“食客”哄抢,普通个人自然难抢到低租金的房子,租房又怎会不难?

根据丁祖昱获得的数据,上海单套租价3000元以下的租赁住房,实际上供应量是明显不足的。这使得很多人不得不选择通过合租的方式来满足租房需要。

数据显示,上海的小面积出租住房相当抢手。上海房屋租赁指数办公室公布的数据说,即使在今年房租整体下跌的大环境下,那些小面积的出租房价格仍然在涨。轨交板块如浦东金桥、浦东三林、闵行莘庄,一室户租金分别上涨0.17%、0.15%、0.18%;在中心城区如陆家嘴、静安大宁绿地、徐汇万体馆,一室户租金分别上涨0.14%、0.08%、0.07%,人均租金水平大多在2500元以上。大量数据显示,上海和北京需要租房的人口比例非常高。

以上海为例,960万外来常住人口,约80%租房居住。而根据链家董事长左晖所掌握的数据,北京2100万人口中有35%是需要租房的。而未来这个比例可能会上升至50%。

以北京和上海的情况看,这些城市的租房人口都达到了600万人以上。而按照上海“十三五”住房规划,上海未来五年总共新增的租赁住宅总量也就70万套。但这些至少要到2019年才能逐步上市的住房,单套面积在40平米以上。以目前上海的平均租价,月租金的平均要超过2400元。但这一租金水平,对蓝领岗位的上海租房人口却是不小的压力。

数据显示,上海蓝领的平均月薪也就六千多元,要承担月租金超过2400元的人才公寓,难度不小。至于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目前的平均薪酬也就在五六千左右,承受高租金的难度同样不小。以目前上海租赁住房供应集中的张江为例, 目前出租的单人间租赁住房, 月租金都在2000元/平米以上。

按照58同城,目前张江地区的企业招聘公开薪资标准,月租金大致相当于员工月收入的1/3-1/4左右。

上海之前曾通过抽样调查,统计过外来人口的文化程度。在所有的外来人口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占比14.1%,高中文化程度人口占比16.3%,初中文化程度人口占比52.7%,小学及以下化程度占比16.9%。

根据这些人口的占比,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在上海的大多数外来人口从事的是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如果他们难以承受较高的租金,因此离开上海,绝对会导致上海的生活成本持续增加。

实际上,上海很多家庭早就领教过蓝领荒带来的各种不方便。比如服务高龄老人的保姆,就在市场上非常不好找,月薪动轧8000,上万;同样,很多计时收费的服务,现在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让开锁公司上门开个锁,服务费用要100以上,如果顺便换个锁芯,价格就要三四百;简单刷墙,也要500元一工。而且,高昂的服务费用,并没有带来高质量的服务。质高价次,在上海所有的服务行业都存在,而且让几乎每个老板敢怒不敢言。

“说两句,第二天就不来了,回头到哪找人。”一家餐馆的老板说,现在只能哄着这批蓝领工人,尤其是90后的工人。

也许这就是上海最近的楼市调控,一直在强调增加租赁住房的真实用意——吸引更多高素质的蓝领,而不只是白领来上海,保证上海整个服务行业的水准。

不过,这个用意如果要最终实现,还需要长租公寓企业向90后、00后的蓝领们也提供低总价的出租公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