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入十万的作物,如今全部烂仓库,农民一夜愁白了头

下午的时候,农村大队上正在办社平安,是咱这里每个村年底的一种祈求阖家平安的一种习俗。这个时候大小老少都围在祠堂外面的公地里拜拜。老陈的媳妇出门的时候嘱咐老陈出门去走走,散散心,别整天在家里闷闷不乐。老陈没有回答,等媳妇提着东西出门去参加社平安的时候,一个人装作要出门,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朝仓库去了。

去年年入十万的作物,如今全部烂仓库,农民一夜愁白了头

老陈在仓库门口点了一根烟,拿了一把凳子呆坐着。仓库里面的柚子有些已经开始腐烂,早上媳妇挑了一下烂果子扔在推车上,等着待会拜拜回来再拉去废弃堆丢弃。这时,半根烟还没点完,老陈看了看仓库里的柚子,再看看推车上坏掉的柚子,刚想动手去推,然后迟疑了下又回到门口坐着。

去年年入十万的作物,如今全部烂仓库,农民一夜愁白了头

村里几个农民路过看到老陈在门口发呆,走上前跟老陈打招呼,还有这么多柚子咋办呢?昨天去地里爬上树居然全部掉地上了。千不该万不该啊,早知道1.1元的时候我就该卖了。这几天都跟媳妇吵翻了,咱真不该这么赌,全砸了。

这几天像老陈这样后悔的农民可多了,主要是前阶段冷空气下来,柚子价格短暂上涨了一些。那时候一斤白柚的价格是1.4元左右,村里大伙猜测价格还会上涨,不少收购商都挨家挨户地收购,只有少数农民肯卖。大多数农民都觉得既然价格都1.4元了,那就再等等吧,反正涨一分,几万斤的柚子也能多赚好几百块钱呢。

去年年入十万的作物,如今全部烂仓库,农民一夜愁白了头

大家伙就是这么淡定,没成想几天之后柚子价格却像过山车一样,从1.4元直接掉到3毛左右。加上这个阶段的柚子已经进入末期,树上挂果都开始掉落,人一踩上树一摇,果子如雨下。

老陈就是这些农民中的一个,价格掉这么低,老陈把果子摘回来堆在仓库里,一天烂掉一些,看着心里干着急。要是这个价持续下去,今年肯定亏本到底。

去年年入十万的作物,如今全部烂仓库,农民一夜愁白了头

老陈万万没想到,去年自己熬到最后,价格反而上涨了,足足赚了十来万,今年却是这么突然的来了个底价,做梦都差点就吓醒了。

看着满仓库的柚子,农民手里拿着一个柚子心里难受极了,眼泪止不住就流了下来。

才几天功夫,老陈头发都想白了好些,全亏了,一个坏年头把他打回解放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