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夜探仓库

“小兄弟,你在想啥呢?”几个乞丐激动地骂着贪官,那刚刚话题中心的乞丐看向发愣的颜竹心,疑惑问道。

“额……”颜竹心回神,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下一秒已经换做了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愤愤道:“这些贪官实在太可恶!难道咱们就拿他没办法?”

她这话一出,那几个还很气愤的乞丐却是沉寂下来,许久才自嘲道:“咱们一帮乞丐,能有什么作为呢?”

颜竹心却是激动地伸头过来,正色道:“咱们可不能因为自己是乞丐!就小瞧了自己!乞丐怎么了?乞丐也是人啊!不就是穷了点!没钱而已吗?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咱们活得坦荡荡,不像有些贪官,坏事做尽,丧尽天良!那些人比咱们还不如!”

“好!说得好!”激动的声音自身后突然响起,颜竹心一惊,回头看过去,只见满屋子的乞丐不知何时已经聚集过来,听到她的话,激动得面红耳赤!

这……反响好大!

“没错!小兄弟!你说得实在太好了!”围在她旁边的几个乞丐这时才回过神来,也被这激昂的情绪所感染,激动得不行。

颜竹心将气氛烘托起来之后,立刻朗声说道:“其实咱们也是可以惩治那些贪官的!”

话音才落,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屏住呼吸瞪眼等着她的下文。

“我一路过来,听说神勇侯奉皇命治理旱灾,人已经来到碧城,并住进了太守府!”

“神勇侯!是那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侯爷?”一个乞丐瞪大眼睛惊呼道。

额……原来她名声这么响亮啊?

颜竹心愣愣地点了点头,继续回到正题上:“听说他虽是战神,但待百姓却是极好,如若能将太守贪赃枉法的事告诉他,他一定会为百姓主持公道的!”

众人听完,窃窃私语了一阵,一人出声问道:“咱们无凭无据的,他也不可能轻易相信我们啊……”

“没错没错……”

颜竹心正等着他们说出这句话,勾唇认真说道:“所以此事需要咱们商量周全,暗中将太守等贪官的罪证收集齐全,再呈给神勇侯,到时候他定然会为咱们主持公道!”

“小兄弟说得有理!”刚刚同颜竹心聊天的乞丐朗声说道,看着颜竹心抬手一辑,沉声道:“我叫麻三,小兄弟怎么称呼?”

颜竹心微微扬眉,想了一下才抬手作辑哼道:“颜竹心!”

她似乎该尝试慢慢用自己的身份来生活了!

“怎么像个女子的名字?”麻三皱眉道。

“哈哈哈……你还真猜对了,我这名字是一个老乞丐给取的!因为长得瘦弱小个,那老乞丐以为我是女子,才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颜竹心随口便胡诌道。

“原来如此,那以后便兄弟相称了!”那乞丐倒是爷们儿,抬起脏兮兮的手往颜竹心肩膀上一拍便朗声道。

接着一群人又是一圈自我介绍,介绍完之后,全都齐齐看向颜竹心,等着她做接下来的安排。无形当中已经不知不觉将颜竹心当成了他们的领头。

“麻三大哥带领一部分人暗中监视仓库那边粮草的动向,如若有什么异动,一定要及时报告。”颜竹心说着,看向旁边另一个叫做胡水的人,吩咐道:“胡水兄弟你带着一部分人暗中监视太守府的动向,将和太守联系频繁的人全部记下来,并分别派人监视!”

“然后剩下的人,就暗中收集这些贪官贪赃枉法的证据!”颜竹心说着,顿了一下,目光自每个人脸上一一扫过,认真说道:“如果调查的过程当中,遇到危险,一定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公道可以再讨,命没了就什么也没了,知道了吗?”

“是!”满屋子乞丐齐声应道,看向颜竹心时多了几分恭敬和崇拜!

当天晚上,颜竹心在麻三等人的带领下,寻到了麻三所说的仓库。

那仓库是在太守府衙后面单独一座房子里,门口有两个守卫守着,旁侧又守了四个人,看来守卫很严密!颜竹心等人猫在麻三上次呆过的杂草堆里,这个方向正好可以看到仓库门口。

“你们在这儿守着,如果有什么情况,就学狗叫,我在里面会听到。”颜竹心往脸上蒙了一块破布,只留下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

“颜兄弟,还是让我来吧,你这瘦弱的身子,怎么跑得过官差呢?”麻三不放心说道,其他几个人也跟着应和道。

“没事的!别看我如此,其实小时候遇到贵人,还是学了那么几招,飞檐走壁的事都是小意思!”颜竹心胡诌完,也不等他们答应,一闪身便快速朝仓库飞去,看得几人目瞪口地啊,这才算是相信了她说的话,佩服之意更浓了几分。

颜竹心很快就攀上了仓库顶部,趁着守卫换岗的时候,快速钻进仓库里。

一落地,颜竹心快速躲到一边,确定外面的人没有发现,才自暗处缓缓走了出来,借着微弱的月光,稍稍看清了仓库内部的情况。

仓库里分了几个房间,颜竹心所在的地方是放粮食的地方,一堆粮食被整齐堆放在墙边,占了这个房间一大半,看来这些便是赈灾的粮食了。那些贪官应该是用旧米换新米,给老百姓吃了发霉的陈年旧米!

颜竹心摸黑往更里面的一间房走去,只见这间房里摆放着十几口大箱子,她轻手轻脚走过去掀开查看,只见里面是一些布匹,数量这么多,大概也是赈灾的物资,或者贪污得来!

最里面那间房子锁了一把锁,看来很宝贝!

颜竹心自破烂的袋子里抽出一个银针,不到两秒的时长,便将那看似难开的大锁打开了,她小心翼翼推门进去。

这间房间比较小,放了六个大箱子和四个小箱子,颜竹心照常上前查看,这一看,眉梢不由轻轻扬了起来,只见大箱子里面满满的都是金条!她又一一打开其他五口箱子,居然全部都是金条!

而剩下的四个小巷里里全都是项链珠宝。

看来这个太守很有钱昂!

颜竹心又四处查看了一番,并没有看到账本等东西,想来是被放在别的地方了!正打算离开,外面突然传来几声狗叫声,颜竹心神色一凛,快速退出小房子,飞身而上,钻出了仓库。

同一时长,仓库的门被打开,太守大人急匆匆跑了进来,将跟进来的官差留在放粮草的房间,自己则匆匆忙忙往小房间跑去,在看到小房间的锁还安安稳稳锁着的时候,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有些慌忙地掏出钥匙打开小房间的门,进到里面打开每一口箱子,确定没有少一块金条,才彻底放松下来。

杂草堆旁边,麻三紧张地又学狗叫了几声,仍没看到仓库里的颜竹心出来,便有些着急起来了。

太守大人已经进去了,颜兄弟不会被发现了吧?

几个人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不断学狗叫,在安静的深夜里,如同集体发春的母狗!

“喂!你们这是想把官差都引过来吗?”颜竹心轻盈落在他们身后,好笑地看着怪模怪样的几个人。

几人一听声音,激动地回头,看到颜竹心安然无恙之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麻三一巴掌拍在颜竹心的肩膀上,高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被发现了呢!”

颜竹心撇了撇嘴,哪有这么容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麻三连连说了几声,顺着颜竹心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仓库,眉头轻轻皱起,嘀咕道:“这大晚上的,太守大人怎么不睡觉,跑仓库来了?”

刚刚看到太守大人带着一队人马过来,差点没吓死他!

“难道他知道我们今晚要去仓库?”另一个乞丐吃惊问道。

颜竹心眉头轻拧,这个她也想不明白,就算太守大人和人贩子的案件有关,但这事和粮食的事完全扯不上关系啊!

这时,一个人影急匆匆跑了过来,小声叫道:“麻老大!颜兄弟!”

待那人到了跟前,颜竹心才看清他的脸……胡水?他怎么跑这儿来了?

胡水连连喘了几口气,才急急说道:“今晚太守府上的古董玉珊瑚被神偷聂季偷走了!”他一打听到消息,听说太守大人带人往仓库这边来,想到颜竹心他们今晚的安排,他立刻就赶过来通风报信了!

却不想迟了一步,但好在他们没出事。

颜竹心却重点放在了聂季这个消息上,他居然来到碧城了!真是天助她也!

“颜兄弟,仓库里面什么情况?”几个人松了一口气,齐齐看向颜竹心。

“赈灾的物资的确在里面。”颜竹心小声说道,见他们面露喜色,不得不打击道:“太守府上的宝贝被偷,那他一定很紧张仓库里的东西,我想不多就他肯定要将东西进行转移,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给我盯着了。”

“是!”麻三等人恭敬应声道。

太守府里,紫鹤避开四处走动的下人,自敞开的窗户飞身一跃,进入青枫房间当中,此时青枫和白岚正坐在椅子上等他回来,一看到他的身影,白岚立刻上前将门关上。

“如何?”青枫沉声问道。

紫鹤摇了摇头,凝眉道:“书房并没有什么发现,他似乎将账本藏起来了!”

“侯爷那里还没有联系上吗?”青枫凝眉又问。

紫鹤还是摇了摇头,沉声道:“侯爷在我们到达碧城的当天出城了……”

“出城!”白岚瞪眼,想到上次自己和黑霖被她甩掉的经历,立刻瞪眼道:“她该不会又甩下咱们了吧?”

“应该不会,这件事是侯爷自己要调查的,她不会就这么离开的!”紫鹤分析道。

几个人一阵沉默,许久,青枫才出声道:“继续寻找账本的下落,应该用不了多久,侯爷便会联系我们了!”

虽然他自己也不是这么肯定,只是觉得那个人定然不会放着这事不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