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欠你的,老天会还你 衣钵先生

『 我敢说,没有人遭遇过如此离奇的事 』

“大背头”是胶东农村小伙,一米五五的小个,天天打满鸡血一样精神,22岁就在香港路开药店创业。

那时候,我只有个仓库,偶尔来客户也没个办公室接待,租写字楼吧,一年又接待不几次,太浪费。

他店里恰好闲置一个套间。

背头说,这店原来的老板搞船运发了大财,他是店里的伙计,就15万便宜转给了他。

男人估计都有保护欲,天生喜欢保护弱者,看着他娇小的身躯,我说,创业不容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言语一声。

背头说,哥,我转让费还差5万……

一是、我想用他的房子,偶尔接待客户,药店也符合我的业务场景。

二是、一个弱小的年轻人,勾起我创业之初艰辛的记忆。

我说,不就5万嘛,明天我提钱给你。

多年之后,讲起这次借钱经历,朋友都会嘲讽一通:你这是上赶着借钱啊。

失误都是多维度的因素,那几年赚钱太快,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痛快撒钱。

第二天去工行取了款,装在黑方便袋里,背头说,哥,我给你写个借条。

我说,不用了,不想还我,有借条也没用。

大背头执意写了一个,还签字按了手印。

一张白条换我5万,咋觉得我才是杨白劳,有点后悔了。

别人欠你的,老天会还你 衣钵先生

图片来自网络

那天晚上在他店里吃饭,才发现店里还有个大胸妹,20岁左右,清纯丰满,比大背头还高。

一口一个哥,叫的真甜。

大胸妹学医,叫莉莉,在店里做营业员,聊起来居然还是老乡,倍感亲切。

白天她在店里上班,晚上在店里住,背头住隔层。

背头结婚早,老婆孩子都在老家,老人帮着照看。

第二天,我买了办公家具,就正式在他店里办公了。

莉莉嘴甜人体贴,每次去都亲自做饭,3个人关了门喝酒聊天。

喝多了酒,莉莉就改称呼了,叫背头 :死小王!

背头说,妹,去给我买包烟呗。

莉莉就原地不动,面若桃花,斜着眼瞪他几秒,又屁颠屁颠的去买烟。

嘴里还嘟囔:整天说戒烟、戒烟,死小王~

别人欠你的,老天会还你 衣钵先生

图片来自网络

我一个月能去三五趟,偶然也叫她们来我家做客。

用他的房子,我也没交房租,给他供的货也没给他加价。

有次喝完酒,背头说,哥,你的药不给我加钱,我也不收你房租,你看行吧?

我说,都是朋友,没必要分那么明白。

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出奇的祥和融洽。

有天晚上,莉莉给我打电话,我问,妹,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莉莉带着哭腔,哥,你能不能来一趟,我在百丽广场等你。

大半夜的约我,不是好事,就是坏事。

到了百丽,见到莉莉站在瑟瑟秋风里,一改往日的甜美,面色憔悴,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了。

她说,哥,这个店是我跟小王合伙的,小王一开始不让我给你说。

我问,你投了多少钱?

她说,当初说这个店20万转的,我俩一人凑10万。

我说,背头跟我说转让费15万啊,你出10万,借我5万,感情他是空手套白狼啊!

莉莉说,死小王肯定骗我了,这两天他想把店转出去,你说他是啥意思?

我说,一直没好意思问你,你俩咋认识的,是什么关系?

她说,就是网上找工作认识的……

她不好意思说,我也不便细问。

我说,明天我去店里,问问他想干什么?

莉莉一副无助的表情看着我说,这钱都是我爸妈给借的,出了事我咋交代啊!

说着黯然泪下,一副借我肩膀靠一下的意思。

一想到她两人在店里眉来眼去,我燃起的火苗就熄灭了。

酸溜溜的想,活该!

第二天我去店里,背头领着几个人在看店,莉莉见我去了,像见到救兵一样。

我把背头拉出来,我说干的好好的,干嘛转店?

背头说,哥,干不下去了,莉莉整体跟我要钱,卖点钱都让她借去了。

我擦,真不知道谁是好人了。

人家还没说关门,我也不好意思要债,看店的也没说出个结果,大家不欢而散了。

莉莉又追上我,问我怎么办。

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啥关系,这恩怨真不是常人能理解的,我也是一脸无助。

如果背头把店转了,我是先帮莉莉要钱?还是先要我的钱?

背头是朋友,莉莉是老乡,应该站在哪一边?

在步行街上,莉莉默默跟我走了很远,漫无目的。

第二天,担心的事还是不期而至,背头人间蒸发了。

莉莉打电话说,昨晚她没敢回店,今天店就关了,人也不见了。

我赶紧打电话,也是关机,

我赶到店时,莉莉蹲在台阶上,两眼通红,说已经报警了。

有些充过卡的老顾客,在质问莉莉怎么回事。

有位老太太认识前老板,给他打了电话。

半小时后,前老板郑鹏开着保时捷,停在药店前。

别人欠你的,老天会还你 衣钵先生

图片来自网络

老板我认识,以前来过店里,也知道我在店里办公的事。

郑鹏说,背头给我签过转让合同,先付了6万,一个月后付5万,半年后结清。

结果,付了6万之后,一直没给他钱,按合同约定,半年不结清,郑鹏可以收回店铺。

我说,你心真大,一二十万的东西就敢交给他。

郑鹏说,老婆忙着全世界旅游,我真是没空来。

派出所来人时,郑鹏说,我有转让合同,他没付完款,我有权收回。

在车上找了个卸轮胎的扳手,撬开了卷帘门,货竟然没少。

郑鹏说,背头以前跟我干,他知道我的脾气,他要敢耍我,我特么抄了他老家。

这店,又回到原主人手里,连派出所都说跟莉莉没关系。

莉莉进去收拾了衣服,拖个皮箱从店里出来。

也许是触景生情,也许是这半年来的暧昧温情,骤然成了寒冬,失声痛哭。

人在他乡,不就是靠老乡靠朋友吗?

看到莉莉哭,突然觉得愧疚起来,就好像欠她钱的是我一样。

把莉莉安置在我家,帮他跑派出所、咨询律师。

比起来莉莉,我那5万块钱算什么,还是先帮她追债吧。

貌似这种经济纠纷,很难解决,莉莉的哥哥从老家来了,跟着跑了几天无果,把她劝回了老家。

有天,郑鹏给我打电话,问我8万要不要这个店?

我不愿意趟这浑水,何况莉莉还在盯着。

郑鹏说,要不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咱们商量商量。

中午,我们在一家私人会所吃饭,郑鹏说,店老是关着就没顾客了,我又没空去,你不要也行,你认识的药店多,可不可以帮我转出去。

背头已经给我6万了,够我的15万就行,我只要9万就转。

他说,钱没挣够的时候,该是自己的跑不了,不是自己也别要。

说话透着航海人的好爽气。

那天喝了一瓶飞天茅台,还有老板娘送来的人头马。

我说,好吧,我帮你问问。

回去后,想了一圈,台东秀秀有个药店,带着她妹妹在干,一直想给她妹妹再开个店。

第二天我去秀秀店里,说有个店9万就转。

秀秀说这么便宜,就拉她妹妹去看了看。

我说,你要满意我就约着店主一块谈谈。

第二天,我约了郑鹏,故事也来了。

秀秀跟他老公说了情况,他老公说这种好事干嘛给你妹?

你没看你妹夫整体什么德行,就跟这些年我没给你妹开过工资一样。

第二天,妹夫拿着9万现金去的,结果他姐夫出说出10万。

妹夫出12万。

姐夫出15万。

他们都干了多年药店,知道这店20万也值。

就是这场面唬的我一愣一愣的,郑鹏都不知道接谁的钱好了。

最后,姐夫15万扔在柜台上,要马上签合同。

我也不知道该替谁说话,老在这儿显得我等着分提成一样,去办公室收拾了点东西,我就先走了。

第二天,郑鹏说合同签好了,让我把办公桌搬走。

我找了辆货车,把桌椅装好,走的时候郑鹏说,你帮我转店,也没啥好谢的,给你买了点水果,放我车上了。

我知道他是讲义气的人,水果也不是贵重东西,也没推脱。

到家的时候,我打开袋子一看,上面竟然放着6万块钱。

我给郑鹏打电话,问他咋那么多钱?

郑鹏说,转够我的钱就行了,剩下就是你的辛苦费。

说完就挂了。

真特么汉子!

我给莉莉打了个电话,关机!

时过多年,莉莉在网上给我留言:哥,你现在过的好吗?

我问,你在哪里?

她说,我回家那年,恰好遇到了初恋,就跟他去深圳了。

现在结婚了,开了一家外贸公司,过的很幸福。

若不是那年的事,我也许就永远错过了幸福。

我说,你的欠条还在我这里,你还要吗?

她说,哥,撕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